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專欄 > 正文

搗蒜記

日期:2019-06-0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這么多的朋友都來了?我的社交圈至少三分之一被顧清網羅啦!
作者|胡展奮

  那三天,做道場,磕頭如搗蒜,把八輩子的頭都叩完了。

  金谷豪友顧清出資,在普陀山法雨寺做水陸道場(法會),一次百萬元級的水陸勝會,出資人就是“齋主”,全稱“法界圣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又稱為“水陸道場”,是漢傳佛教中最盛大且隆重的法會,救拔六道眾生,集合了消災、普度、上供、下施諸多不可思議的殊勝功德。

  一言蔽之:為死者超度,為生者祈福。顧清說:開個名單吧,你心中最在乎的逝者,和最在乎的、還健在的親友,不限制,我統統給你“上榜”,有福同享。有難同消。

  我聽了大有搭上“方舟”的幸福感。但朋友又說,盛會期間最好自己來一趟,心誠效果更好。七天為期,照顧你,可以最后三天來。

  我也就最后三天到達了法雨寺。普陀山的32座寺廟中,法雨寺是最著名的三大寺廟之一,入廟一陣歡呼:這么多的朋友都來了?我的社交圈至少三分之一被顧清網羅啦!

  大家興奮異常,看海景,吃素齋,逛寺廟,順便說一下,那素齋真是好吃,規格高,品種豐,自助的,道道鮮美,據說不用味精,全程都用香菇汁吊鮮。

  沒想到吃過晚齋就“收骨頭”了,呵呵去內堂集中,說是誦經磕頭。內堂在方丈室的隔壁,常人是不能進的,顧清之友五十余人魚貫而入,企業家、主持人、書畫家、演員、律師、醫生、教授……個個神色莊嚴,人人一襲緇衣,一個蒲團,一本經書(水陸議程),齊齊跪下,聽首席和尚唱經,主持跪拜儀式的和尚后來知道叫“坤緣”,叫一聲“拜”,就全部跪下,叫一聲“起”,就全部站起,開始還不覺得咋地,但沒幾下膝蓋疼了,偷覷一下,很多人都戴了護膝,海綿護膝。

  本以為堅持一下就可以了,殊不知整整磕了三個小時!除了“拜”和“起”,最怕聽到坤緣喊“跪下”!這一聲嚴厲中夾雜著神圣,通常是念到經文中最重要的部分,和“拜”不同,那是長時間的跪姿,上身保持筆直,兩膝鉆心地疼,只能強忍,內子左膝蓋開過刀,里面鋼絲與鋼釘還在呢,看看堅持不住了,好友施國亮悄悄說:“阿嫂,儂就勿要跪了,從現在開始鞠躬打揖,彎腰彎得深一些就行了”。可我怎么辦?法事結束已10點,膝蓋附近已青腫如皮蛋矣!

  這還沒完。坤緣吩咐:明天一早四點起床,做晨課,凌晨之課!也就是集體去大雄寶殿磕頭!我一想,和內子決定賴課,這,原來水陸法會比當年的“野營拉練”還苦哇!

  晨課賴了,8點的早課還得去,“九龍殿”,又是無窮無盡的磕頭,幾百個、幾千個頭叩下去,真正的“叩頭如搗蒜”。這次戴了護膝,“拜”時雖然好些,但“跪下”仍然疼徹心扉,只好暗暗撒賴,腰部悄悄后仰,讓膝蓋下面的迎面骨斜靠著蒲團,俯身而合十作虔誠狀,能減輕痛楚,想想,現世逝者大都貪、嗔、淫、癡齊全,舊說“罪孽深重”,超度他們,不等于去陰間“撈人”嗎,而“撈人”則無論陰間還是陽間哪有容易的?你要那里的高法法外施恩,不求他無數次,怎知道你心誠呢?至于為生者祈福,我最在乎的是小孫囡,為她再大的苦也吃。

  揉膝再磕。從8點掙扎著叩到了11點。膝下蒺藜萬千。眼前金星無數。午齋后是下午的磕頭,我已不記得是否有過比這更難挨的下午了,四個小時,油田的采油機超強抽送,我靠不斷念叨生者的福祉而支撐著,逝者已無暇顧及。

  記得誰說過,官場最大的訣竅就是“多磕頭,少說話”。道場呢,多磕頭,少妄議?

  阿彌陀佛。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