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體育 > 正文

籃球世界杯開幕式,來了支“一個人的球隊”

日期:2019-09-0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葉沙的器官讓7個人重獲新生。兩年后,他們中間的五個人組成了一支名叫“葉沙”的籃球隊。
撰稿|一 一


  有這樣一支業余籃球隊,四男一女的組合,毫不起眼的身高,差距巨大的年齡,他們出現在8月30日晚北京水立方舉行的2019籃球世界杯的開幕式上,與世界頂級籃球隊一同亮相。

  沒有花哨的球技,沒有明星的光環,但他們卻贏得了全場的掌聲。

  這支籃球隊的五個人——礦工、病人、學生、公務員和鏟車司機,是散落在天涯海角的五個陌生人,他們的生命,因為一個人而神奇地聯系在一起。

  2017年4月27日是隊員球衣號碼連起來的日期,那天熱愛籃球的16歲少年葉沙因突發腦溢血離開了這個世界。

  這是一位學業優秀、身材高大的帥氣男孩。他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懸壺濟世的醫生。

  在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之后,葉沙的父母決定捐獻兒子的器官,讓兒子的生命在其他人身上得到重生和延續。

  葉沙的器官讓7個人重獲新生。兩年后,他們中間的五個人組成了一支名叫“葉沙”的籃球隊。


20號:葉沙的“肺”,讓我不再寄生


  出生在湖南婁底農村的劉福,皮膚黝黑話不多,他習慣戴著一頂黑色的鴨舌帽。在葉沙隊里,他是命運最坎坷的那一位。

  從18歲開始,劉福就去廣東的礦上打工,拿著鉆頭鉆石頭。三年下來,染上了塵肺病。“每呼吸一下都像是刀割在肺管子上,爬四層樓要七八十分鐘,幾次想過輕生”。

  患病之后,劉福十幾二十年沒有工作,家里生活基本上全靠妻子。她白天跟著工地做零工,晚上去酒店做服務員,拖地洗碗。好在兒子很爭氣,學習非常好,當地的名校給他獎學金讓他去讀書,在那里也一直名列前茅。

  2015年,劉福的妻子,去家里一座老房子的屋頂取東西,不慎摔了下來。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搶救和兩次開顱,還是離開了這個世界。劉福悲痛欲絕之時,迎來了一群“陌生人”發來的請求。

  “紅十字會來了協調員,希望我們捐出器官。當時我很反感,何況我們是農村人,根本不懂這些東西。”劉福回憶說,“半個多小時之后,他又過來找我們談,跟我們解釋器官捐贈。我聽說有三個生命需要搶救的時候,想想自己受過的煎熬,最終決定,捐!一肝兩腎。”

  經歷喪妻之痛的劉福,徹底陷入崩潰,病情不斷惡化。經歷幾次搶救之后,醫生直接告訴劉福的兒子,你的父親已經沒有了繼續治療的必要,除非做肺移植。可海底撈針一樣難找的肺源,外加高昂的醫藥費,讓劉福根本不敢想。

  終于,在劉福生命中的至暗時刻,一個電話帶來了希望。“在家絕望等待死亡的時候,我接到了當地紅十字會的回訪電話,在了解了我和我妻子的情況之后,他們幫我找到了承擔手術費和藥物費用的醫院,”劉福說,“又過了一段時間,告訴我找到了肺源。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劉福的兒子當時就哭了,劉福也哭了,不過他把頭蒙在被子里,沒讓孩子看到。

  手術之后醒來的一瞬間,劉福感到前所未有地舒暢,他的肺不再像拉風箱那樣嗡嗡作響,呼吸也不再是一種煎熬。

  “當時醫生問我,要不要鎮痛棒,如果不用的話會非常痛苦,但對于未來的恢復會很有好處。我直接拒絕了。”劉福說。最疼的時候,劉福滿身冷汗,醫生問他要不要打一針,劉福說:“我告訴自己咬牙也要挺過去,我得為葉沙活著,我得讓他的肺健康。”

  身體慢慢好轉之后,劉福每天強迫自己努力鍛煉,他爬醫院的樓梯,隔幾天就多爬一層;他下載了共享單車的APP,每天堅持騎車,后來越騎越久。手術前肌肉嚴重萎縮的他只有82斤,現在已經恢復到了130多斤。

  很多年無法正常工作的劉福,在康復后打了一些零工,他計劃年后在長沙開一家屬于自己的家政公司,他說:“現在健康了,不能做寄生蟲,我要自食其力,帶著葉沙多看看這個世界。”


1號:葉沙的“腎”讓我燃起生的希望


  總是樂呵呵的胡偉,背后全是看不到的苦。

  多年前母親因為腎病去世,他自己也被診斷為尿毒癥。“原來沒有腎,每兩天都要做一次血透,每次四個小時,那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透析的針很粗,透析超過三年的病友們,手腕都會腫得老粗。”

  在被腎病折磨的那段日子里,胡偉每天要吃四次藥,但是喝水卻是一件極為奢侈的事情,“每天定量,就一茶杯,要不然喝進去了水,沒法通過尿排出來,沉積在血液里就會有危險,”胡偉說,“喝水都變成了一種奢望,別說生活,活著都談不上了,就是茍延殘喘”。

  因為葉沙捐出的腎,胡偉重新獲得了健康,排尿對他來說不再艱難,他的人生因此而改變,他決定用自己余下的生命為中國人體器官捐獻事業去奉獻。他不僅自己簽了器官捐贈協議,更熱心參與器官捐獻志愿者活動。

  “我現在見到朋友就會跟人講這個,但很多人一時三刻也接受不了,有人說以后我死了捐給紅十字會了,那以后我的孩子到哪給我燒紙啊?我說紅十字會會有墓地,你可以到那去,還省了一塊墓地錢。”說到這兒,胡偉的臉上綻放出久違的笑容。

  胡偉并不是孤軍奮戰。葉沙隊的五名隊員,在建隊之初,便都已經簽署了器官捐贈協議,或是遺體捐贈協議。劉福說:“只要能幫助到別人,我答應捐獻所有的器官。


7號:葉沙的“右眼”,去看繽紛世界


  14歲的女孩顏晶,生在湘西的大山里。出生時顏晶右眼上就有著一個渾白色的腫瘤,這讓她始終看不清楚東西。晶晶的父母告訴她,這只是“胎記”。可就是這樣的“胎記”,讓她一直被身邊的同學戲弄和嘲笑。她很少和父母說這些,但與此同時,卻陷入到無比自卑的痛苦當中。

  在經歷了角膜移植手術之后,顏晶的右眼重現光明,胎記的消失,也完全改變了她的生活。“心情相對之前會好很多,胎記沒有了,整個人煥然一新。”顏晶說,“最開心的就是跟他們一起玩,可以玩到一起了。之前我感覺他們都不太喜歡我,看到我就躲到一邊。”

  重新拿起籃球,對這個來自湖南湘西的小姑娘來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小時候她曾經兩次被籃球砸到過腦袋,所以之后再也不敢碰籃球。但為了幫助葉沙,這個從未謀面但卻幫助自己恢復光明的哥哥圓籃球夢,顏晶鼓起了十二分的勇氣。

  現在的顏晶,每當有些疲憊,她會下意識地先揉一揉自己的右眼,這個動作已經成為了她的習慣。“我會特別注意這只眼睛有什么狀況,如果很累了,會先閉上自己的右眼,因為這也是葉沙哥哥的。”她說。


4號:葉沙的“肝”,保護自己就是保護你


  54歲的周斌,是籃球隊里年齡最大的隊員,他是廣西一個鎮上的基層公務員。

  兩年前,他躺在老家的病床上醫生確診他患上了肝萎縮病,最多活不過三個月。很幸運地,他接受了葉沙的肝臟移植。獲得新生的那一刻,剛剛蘇醒、還躺在病床上的周斌為遠方幫助自己的葉沙和他的父母,遙敬了一個禮——雖然他并不知道他們是誰,但他知道,從此不再只為自己而活,兩個生命合二為一。“我是和他一起生活,獲得了第二次生命,我的新生命只有一歲多,”周斌說,“相信在大難之中生長出來的,就會非常堅強。”

  “我要保護好葉沙,從保護好自己的身體開始。”出院之后,周斌從去年十月開始堅持跑步,他給自己定了目標,一個禮拜就增加一公里,現在他可以輕松地一次跑四五公里。

  生病之前,周斌就對籃球很感興趣,但由于工作繁忙,并沒有多少機會去打球。而如今,時間富余的時候,周斌愿意去球場轉一轉,還喜歡和當地的高中生們一起打籃球。因為在去年他得知,葉沙也喜歡打籃球。

  事實上,就在2018年9月,當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找到周斌,并告訴他捐獻人葉沙是一位熱愛籃球的少年,希望周斌能參與葉沙籃球隊組建時,周斌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他第一時間帶著妻子和孫子一起來到北京。

  周斌說:“我們是重生的人了,所以現在格外珍惜生命,而且我不是一個人的生命,我還有葉沙的生命。我要幫他實現夢想。”

  在今年1月WCBA全明星周末上,葉沙籃球隊將自己的故事帶上了中國籃球的舞臺,他們與來自WCBA聯賽的女籃姑娘們進行了一場只有兩分鐘的友誼賽。那一場比賽中,周斌是表現最為活躍的一位。他投進了葉沙隊在兩分鐘的比賽時間里,所有的3記得分。在投進第一球時,54歲的他像一個孩子一樣,興奮地跳了起來。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精力旺盛、行動敏捷的中年男子,一年多以前還是一位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的病人。

  周斌說,這樣的狀態是他一直要延續的:“我比別人多一次生命,我沒有理由不好好活。”


27號:葉沙的“左眼”,看見美好


  球隊的最后一名隊員,是一名叫黃山的21歲小伙。他是一位鏟車司機,因為長期上夜班,他的左眼發生圓錐角膜病變,如果不能更換眼角膜,等待他的就是失明。

  黃山在決定參與這件事時,只跟自己的父親說了一句話:“我必須去,我有這個義務。”


葉沙的“籃球隊”:不是一個人的戰斗



  葉沙籃球隊的每一次亮相,五個人除了各自身上穿著的不同號碼的球衣之外,還會帶著另一件球衣。號碼是16號,那是葉沙的年齡,那是葉沙的球衣。他一直與他們并肩作戰。

  從今年1月的WCBA全明星賽到如今的籃球世界杯開幕式,葉沙籃球隊每一次公開亮相,每一次他們的故事被重新講述,他們都會獲得最多的感動與掌聲。可鮮有人知,他們站出來的背后,經歷著什么。

  自中國從2010年全面開啟公民器官捐獻后,中國公民逝后自愿器官捐獻數量逐年增長,器官捐獻數量列居亞洲第一,世界第二。但是由于我國人口眾多,患者數量龐大,器官嚴重短缺的問題依然存在。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下稱“器官中心”)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每年因終末期器官衰竭而苦苦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約有30萬人,但是每年器官移植數量僅約1萬多例。事實上,葉沙捐贈出的器官,一共救助了7個人,可最終組成葉沙籃球隊的是5個人。也正因如此,當周斌、晶晶等人站出來時,所有人充滿了敬意。

  令人感動的是,“葉沙籃球隊””的公益廣告作品投放后,至今已經吸引3.1萬余人志愿登記器官捐獻。理論上,一人平均能捐獻3.5個器官,這意味著預計將有11萬人受益。

  這個世界還對器官捐獻有著巨大的偏見。無論是捐贈者還是受贈者,都在承受著世人異樣的眼光。但正是“葉沙籃球隊”的隊員們勇敢地站了出來,用“一個人”的籃球隊,書寫了人生的善良與“新生”。

  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生命傳遞出的偉大力量,正在一點點改變著我們對于生命與死亡的認知。讓我們一起來支持“一個人的球隊”,加油!!!(應受訪者要求,葉沙、劉福、周斌、胡偉、顏晶、黃山為化名。資料來源:騰訊體育、話匣子)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820980704758667648027251725661358984189613616566788044972863991873789842849729030741634152933641913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