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時政 > 正文

人民空軍70年: 曾經雛鳥,今日雄鷹

日期:2019-11-06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如今,在掌聲與喝彩中,人民空軍正按照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戰略要求,加速實現國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備型轉變,努力構建適應信息化作戰需要的空天防御力量體系,闊步走向更加輝煌的未來。
作者|劉朝暉


  1949年的開國大典的閱兵式上,寥寥17架活塞螺旋槳飛機徐徐飛越天安門廣場。周總理說,飛機不夠,我們就飛兩遍。

  當時光走過70年后,早已脫胎換骨的人民空軍用百余架清一色國產先進飛機的陣容,在國慶70周年閱兵式上接受黨和國家的檢閱,這是一個令人動容和無比興奮的時刻。

  幾經奮翅,曾經的雛鳥,終于成長為大國的鐵血雄鷹。110年前,當中國飛行家馮如首次成功駕駛自己研制的飛機飛上空中時,想必預見不到中國空軍能有如此的茁壯與輝煌。

  如今,在掌聲與喝彩中,人民空軍正按照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戰略要求,加速實現國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備型轉變,努力構建適應信息化作戰需要的空天防御力量體系,闊步走向更加輝煌的未來。


“馬拉飛機”艱難起家


  1927年8月1日,人民軍隊在南昌起義的槍炮聲中宣告誕生,但彼時,建立自己的空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已經意識到了建立空軍的重要意義,進行了建立人民空軍的艱辛探索,培養了一批寶貴的“種子”,為后來人民空軍正式建軍奠定了基礎。

  早在1924年,中共中央就從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學員中挑選了劉云、王翱、王勛、馮珣等進入孫中山創辦的航空學校學習,成為最早學習飛行的共產黨員。1930年2月,紅四方面軍在鄂豫皖邊區宣化店繳獲一架國民黨軍“可塞”式飛機,成為紅軍擁有的第一架飛機,后來命名為“列寧”號。根據中央指示,鄂豫皖邊區蘇維埃政府成立了航空局,龍文光被任命為航空局局長。這是中共最早成立的航空領導機關。龍文光也是當時唯一的飛行員。到抗日戰爭時期,黨中央不僅專門派人到新疆,甚至出國到蘇聯學習航空技術,而且在延安成立了第十八集團軍工程學校和第十八集團軍總參謀部航空組。

  1946年3月,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在吉林通化成立。這是我軍第一所航空學校,后來人們親切地稱之為“東北老航校”。中共早期培養的一批航空骨干、選調的陸軍官兵以及日軍起義人員,在這里開始了中國空軍艱難的創業。他們收集了100多架破舊飛機,又拆東補西修復了40多架。缺少汽油,就用酒精代替;沒有保險帶,就用麻繩代替;缺少機輪、螺旋槳,幾架飛機合著用;沒用充氣設備,就用自行車氣筒給飛機輪胎充氣。士兵們甚至用馬車拉著飛機走向跑道。就這樣,至1949年7月,該航校共培養各種航空技術干部560多名,為人民空軍的建立準備了骨干,成為當之無愧的空軍搖籃。

  解放戰爭摧枯拉朽,大批國民黨飛行員駕機起義,讓建立人民空軍的條件日漸成熟。至1949年9月,先后有22架飛機、61人駕機或隨機起義,加入人民軍隊的行列。1949年3月30日,軍委航空局正式成立,這是人民空軍領導機關的前身。

  2019年9月25日23點21分,北京南苑機場最后一架航班起飛。隨后機場熄滅跑道燈,南苑機場結束民航運營。百年南苑,是中國第一個機場,也是新中國人民空軍發展的重要地標。1949年8月15日,軍委航空局組建的“南苑飛行隊”在這里成立,從9月5日起飛行隊正式擔負北平地區的防空作戰任務,每天保持2至4架P-51戰斗機晝間值班。從此,中國人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空中作戰力量,國民黨空軍霸占中國天空的時代一去不復返。

  開國大典閱兵式上的17架飛機,也正是從南苑機場起飛。當晚,受閱飛行員應邀參加了在北京飯店舉行的宴會,朱德總司令笑容滿面地對大家說:“今天是歷史性的一天,現在我這個總司令,是名副其實的陸海空三軍總司令了!”

  1949年11月11日,中央軍委下令,在第四野戰軍十四兵團機關的基礎上,合并軍委航空局,正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司令部,劉亞樓任司令員。后來經中央軍委確定,這一天成為人民空軍成立日。

  1950年4月5日,毛澤東為《人民空軍》創刊號題詞:“創造強大的人民空軍,殲滅殘敵,鞏固國防。”1950年4月11日,劉亞樓向中央軍委遞交了建議組建第一支航空兵部隊的報告。1950年6月19日,中國空軍的第一支航空部隊——空軍第四混成旅在南京成立,轄2個殲擊團、1個轟炸團和1個強擊團。發展兵種力量,擴建軍區空軍,創建各類航校,培養專業人才,訂購武器裝備,一支初具規模的人民空軍很快建立起來。


保衛祖國寫傳奇


  人民空軍剛一誕生,就經歷了戰爭的洗禮,踏進了血與火的戰場,并且面對的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空軍,這在世界軍事史上堪稱絕無僅有。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的烽火燒到了鴨綠江邊。志愿軍出兵前夕,當著毛澤東、周恩來等軍委領導的面,彭德懷盯著空軍司令員劉亞樓,一字一頓地說:“空軍司令官,我等著你的空軍吶!”

  當時,中國空軍僅有各型作戰飛機117架,飛行員連飛機駕駛技術尚不熟練,更談不上會空戰。而他們的對手“聯合國軍”中,僅美國的參戰飛機就有1200余架,飛行員飛行時間在1000小時以上,多數都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

  這是世界上第一場大規模的噴氣式飛機戰爭,也是一場力量懸殊、不公平的空中角逐。但面對強敵,不滿1歲的中國空軍卻毅然選擇了起飛迎戰。空戰結局令世界震撼——中國飛行員在噴氣式飛機上平均飛行時間還不足20小時的情況下,憑著中國軍人特有的英勇精神,在2年8個月的作戰中,共擊落敵機330架、擊傷95架,美軍的“王牌飛行員”戴維斯、“雙料王牌”費席爾等被擊落。而初出茅廬的中國空軍,則誕生了王海、張積慧、韓德彩等一批自己的“王牌”。美國空軍參謀長范登堡驚呼:“共產黨中國幾乎在一夜之間就變成了世界上主要空軍強國。”

  舉世矚目的朝鮮空戰,只是人民空軍傳奇的開始。人民空軍官兵在國土防空作戰中創造了一個又一個輝煌的戰績,寫下了一個又一個傳奇。

  “導彈三發,28公里消滅目標!”地空導彈第二營營長岳振華下令:“發射!”三聲巨響,由臺灣桃園機場起飛的美制RB-57D型高空偵察機被擊落。

  這是1959年10月7日,一個注定被永載史冊的日子——組建剛剛一年的人民空軍地空導彈兵,創造了世界防空史上第一個用地空導彈擊落飛機的先例。這支僅有3個地空導彈營的部隊,在10年間六進西北,五下江南,足跡遍布20個省、區、市,行程24萬公里,連續擊落5架U-2飛機和3架無人偵察機。“用竹竿把敵機捅下來”,成為傳頌至今的佳話。

  1964年11月15日,空軍飛行員徐開通駕駛殲-6戰機在1.7萬米高空擊落美制“火蜂”無人偵察機,這是世界空戰史上首次用有人駕駛的飛機擊落無人駕駛偵察機,首開國產殲擊機擊落美軍高空偵察機先河。此外,首次超聲速空戰、航炮擊落敵機最大高度等一系列航空戰史紀錄都在人民空軍航空兵手中誕生。

  到20世紀60年代末,人民空軍在國土防空作戰中,共擊落敵機105架,擊傷186架,為保衛祖國的領空安全做出了歷史性貢獻。此外,空軍高炮部隊在支援越南和老撾的抗美救國戰爭中,共擊落美機614架。

  人民空軍轟炸機部隊也曾在解放一江山島戰役中給國民黨軍以重創。這是空軍轟炸航空兵首次與陸、海軍進行三軍協同作戰,配合陸、海軍全殲島上國民黨守敵。

  從戰火中淬煉出來的人民空軍,也時刻銘記著自己的使命與擔當。

  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人民空軍每天起降救災飛機超過200架次,一度創造了最短起降間隔只有26秒鐘的紀錄。

  人們依然記得,1998年抗洪中,空軍航空兵戰鷹晝夜飛行,從祖國各地把抗洪大軍和救災物資運送到抗洪前線,航程足夠繞地球赤道17圈。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15名空降兵勇士在5000米高空冒險傘降的那一剎那,已被作為抗震救災最具標志性的瞬間之一,深刻在億萬人的記憶之中。

  人們不會忘記,2011年3月,中國空軍派出4架伊爾-76運輸機,不遠萬里飛赴利比亞塞卜哈機場,圓滿完成了首度赴海外撤離中國公民的任務。

  70年來,人民空軍始終高飛,護衛祖國和人民,在藍天上畫下了一條壯美的航跡。


不斷跨越邁向攻防兼備


  70年櫛風沐雨,70年發展壯大,人民空軍始終堅定走著一條跨越之路,已經發展成為一支由航空兵、地空導彈兵、高射炮兵、雷達兵、空降兵、電子對抗、氣象等多兵種合成的現代化的高技術軍種。無論從規模上還是質量上,中國空軍已經進入世界空軍前三位,僅次于美俄空軍。

  20世紀90年代以來,建設轉型空軍、實戰空軍、戰略空軍已經成為共識,中國空軍正在由一支國土防空型空軍,向一支“攻防兼備、空天一體”的空軍闊步前進。今年國慶70周年大閱兵,中部戰區司令員乙曉光開創了空軍將領擔任國慶閱兵總指揮的先例。這既是這一輪軍改破除以往“大陸軍”體制的側面寫照,也凸顯了空軍在未來戰爭中不可替代的戰略地位。

  空軍裝備建設的跨越最受矚目。2006年底國產新型戰機殲-10首次公開亮相,標志著我國航空工業研制能力和武器裝備實現了里程碑式的跨越,以殲-20為代表的新一代作戰飛機的裝備,使得中國空軍成為世界上較早擁有第四代隱形戰斗機的空中力量之一。

  黨的十八大以來,空軍航空兵加速裝備升級換代,殲-10B/C、殲-16、殲-20、運-20、轟-6K、空警-500等國產新型戰機陸續列裝,初步形成了以三代機為主體、四代機為骨干,預警、殲擊、轟炸、偵察、運輸等機型完備的兵力結構。在國慶70周年閱兵和10月17日慶祝人民空軍成立70周年航空開放活動中,人們已經感受到了空軍全新陣容帶來的震撼。

  前不久,中國空軍官方微博發布消息:殲-20戰機列陣人民空軍“王牌部隊”。這支部隊曾經擊落擊傷敵機59架,涌現出王海、孫生祿兩位空軍一級戰斗英雄。空軍實戰化訓練比武中,他們有10人次奪得“金頭盔”、6人次奪得“金飛鏢”。空軍“王牌部隊”有了殲-20,將會更好地擔負起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的神圣使命。

  完整的裝備體系為空軍執行多樣化任務奠定堅實基礎,為加快推進空軍由航空型向航空航天型轉變提供了堅強支撐。裝備的跨越只是基礎,更高的跨越,同步在人民空軍的思想、體制、訓練作戰等層面展開。

  中國空軍深知,只有能戰才能止戰,只有貼近實戰的訓練,才能真正提高訓練水平,砥礪實戰空軍。從2015年起,中國空軍的轟-6K等戰機開始赴西太平洋進行遠洋訓練,從最初的一年4次,發展到一月多次,涵蓋了轟炸機、殲擊機、預警機、加油機等多型戰機,實現了常態化、體系化、實戰化。

  飛越島鏈、繞島巡航、遠海戰巡、礪劍高原……空軍戰機航跡不斷遠伸,紅藍對抗演訓不斷深化拓展,加上“金飛鏢”“金頭盔“金盾牌”“空降尖兵”等比武競賽平臺建設,以及中泰、中巴、中俄等成效明顯的中外聯演聯訓,人民空軍練戰術、搞對抗,不斷錘煉打贏能力,應對未來信息化戰爭的體系能力越練越強。

  空軍參謀部訓練局有關負責人表示,空軍是戰略軍種,未來空軍航空兵將不斷加快推進戰略預警、空中打擊和戰略投送能力建設,堅決有效履行使命任務——國家利益在哪里,空軍航空兵的航跡就延伸到哪里。按照規劃,中國空軍到2020年基本跨入戰略空軍門檻,到2035年初步建成現代化戰略空軍,到本世紀中葉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戰略空軍。

  繼往開來的人民空軍,幾經奮翅終成大國雄鷹,正在強軍興軍的新征程上,飛得更高更遠!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297437968994938502443439772813926073629584416958330704022081855171139713571990481636033840818950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