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社會 > 正文

非遺瑰寶, “香山幫”新生代成長記

日期:2019-12-04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非遺傳承,傳承的不僅僅是手藝,還有那一份情懷和執拗。
撰稿|蘇 園

  

  13歲那年,曹文韜跟著家人到故宮游玩,莊嚴氣派的古老建筑驚艷了少年時的他,也激起了他對古建筑的喜愛和憧憬。那時的曹文韜還不知道,紫禁城是他的家鄉蘇州香山工匠的一次“集體匯報演出”。

  “江南木工巧匠皆出香山”,1417年,明成祖朱棣遷都北京,以蒯祥為首的蘇州香山工匠先期北上,參與建造皇宮,蒯祥出任大明“木工首”,永樂皇帝稱之為“蒯魯班”,由此,演化出了舉世聞名的“香山幫”。從砌墻蓋瓦到門樓磚雕、疊山理水,千百年來,“香山幫”匠人們用雙手營造了數之不盡的傳世佳作。然而,隨著時代變遷,“香山幫”傳統營造技藝也面臨著后繼乏人的困境。

  今年4月,蘇州園林集團啟動了“香山人才計劃”,曹文韜、李嘉寅等不少90后大學畢業生,成為“香山幫”新生代力量,為自己的職業生涯打上了“香山幫”的標簽。古建營造于這些學徒來說將是終生的事業,蘊含了幾代人匠心獨運的非遺瑰寶,將在他們身上得到接續和傳承


播撒希望


  瓦作大師孫小青17歲開始學藝,長達38年的光陰里,傳統建筑營造成了他一輩子割舍不了的熱愛。年過半百,他覺得自己精力還旺盛,平時經常下工地上屋頂。然而,每次看到頭發漸白的水作師傅們仍在屋面上上下下,心頭也不免泛起心酸,更加意識到技藝傳承的緊迫性。

  “香山古建是一門高深的技藝,帶一個徒弟比帶一個研究生還要費功夫,除了基礎理論、更多的是實踐操作,至少要‘學三年幫三年’,出師難、成為大師更難,假如沒有更多的年輕人加入到這個隊伍,香山幫這個世界知名的傳統工藝、民族文化就真的要失傳了。”半年前,“香山人才計劃”的實施,讓孫小青看到了希望,香山古建公司(蘇州園林集團旗下企業)的一名資料員曹文韜找到了孫小青,希望能拜在他門下學習香山幫瓦作。

  “香山幫”的“幫”,是一個規模可觀的工藝群體、是多工種精細化的綜合組成。曹文韜在“香山幫”工種里選擇了“八大作”之首的“瓦作”,因為古建筑外觀最直觀的就是屋脊,屋脊的造型決定了建筑的氣勢,這些正是出自于瓦作之手,讓他心馳神往。

  作為本科畢業生,選擇當一名“瓦匠”從頭學起,這在外人看來不太能理解。但曹文韜說,他從小對傳統工藝感興趣,畢業后就傾心于古建有關的工作。“不僅是蘇州的園林、古建,國內外很多知名古建名勝,像美國明軒、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易園、重慶濯水風雨廊橋,上海豫園等都是出自集團的香山幫大師之手,布達拉宮、故宮等著名古建也是由香山幫團隊進行維護修繕,我特別想成為其中一員。”曹文韜前前后后拜訪了孫小青四次,感受到這個小伙子的誠懇,當了解他父母也大力支持后,孫小青同意了。

  “畢竟是學手藝,周期比較長,回報比較慢,年輕人都不太愿意去學,有些好苗子也中途放棄了。小曹他畢業于南京林業大學,既有理論知識,又愿意靜下心來學,我就要盡心地教好他。”孫小青說。

  今年4月18日,蘇州園林集團組織“香山幫”傳統建筑營造技藝傳承人集中收徒儀式,28名年輕徒弟站成一排,向陸耀祖、薛林根、鐘錦德等10位香山幫大師拜師行禮。

  “香山幫傳統建筑營造技藝的傳承保護必須要引起全社會的重視,現在很多古建施工僅僅是簡單的建筑施工,不是原汁原味的傳統工藝,做出來的東西已經開始走樣、不像了!”香山幫傳統營造技藝世界級非遺傳承人陸耀祖感慨道,“蘇州園林集團牽頭做這件事功德無量,我作為一名集團的退休員工能參與進來,感到很光榮、很有成就感。”



構建人才金字塔


  首批“香山人才計劃”的28位學員里,有10位其實已經是江蘇省或蘇州市級名師,儀式現場,他們分別拜了陸耀祖、薛林根和鐘錦德等國家級大師為師,向大師殿堂邁進。

  “非遺傳承看重師承關系、講究師出名門。”蘇州園林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沈偉民介紹,“我們集團是香山幫一脈傳承的主體,正在加快培育金字塔形的人才梯隊,實現傳統營造技藝的活態傳承,確保傳統技藝有人做、有市場、有影響,讓非遺傳承的道路越走越寬。”

  除三名國家級大師以外,蘇州園林集團還要求張喜平、孫小青、顧水根、唐盤根一批集團在職名師帶徒授藝。李嘉寅是拜師儀式上學徒中最年輕的培養對象,今年才21歲,去年從蘇州園林集團與蘇州旅游與財經高等職業技術學校聯合創立的古建班畢業后,留在了蘇州園林集團工作。這回聽說“香山人才計劃”,他第一時間報名,成了木作大師唐盤根的徒弟。

  建立師徒關系后,就要在傳承上下功夫,集團為大師們安排了專門工作室和實訓基地,根據工種和學徒自身特點,為徒弟們量身定制課程。走上公司管理崗位的孫小青,已經有14年未正式收徒了,而今年不止收了徒弟,還幾乎天天上工地指導。

  學手藝辛苦是正常的,但如果收入又低,一些年輕學員恐怕難以長期堅持。為鼓勵年輕人潛心學藝,園林集團在基本薪酬之外,為每名學員另發3萬元學藝津貼,若學員取得技師、高級技師證書,根據實際貢獻可享受企業中層、高管待遇,這讓年輕人走技能道路備感“有奔頭”。

  按照集團的規劃,力爭通過五年時間培養一批香山幫工匠隊伍,一批在行業內領先的香山設計師隊伍,其中國家級大師10名、省級名師20名、市級名匠30名。

  “作為蘇州園林行業唯一的國企,我們有這個責任、也有這個決心和能力真正為香山幫技藝培養一批年輕的知識型的新時代工匠隊伍。雖然這是一件投入大、周期長、見效慢的事情,但這既是企業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更是文化自信、工藝自信的集中體現。”沈偉民說。


傳承的火種


  拜完師后,徒弟們的生活悄然發生了變化,原來每日相伴的是電腦,而現在變成了各種傳統工具。曹文韜慶幸趕上了好時候,得到了師父孫小青的傾囊相授。

  今年夏天,蘇州古城的一座清代控保建筑開工修繕,曹文韜第一次跟著孫小青登上了屋頂蓋瓦。剛爬上屋頂,曹文韜戰戰兢兢地保持著平衡,孫小青幫他在腳底墊上一塊瓦,耐心地傳授訣竅“身體重心前傾一點,站立會輕松一些,左腳靠前,方便你右手操作。”師父的魅力在手把手的教學中漸次釋放,他將工具和材料一一陳列,接著緊湊而麻利地演示屋面瓦的鋪設,曹文韜看著師父在言傳身教之間,手起手落,幾十年的經驗就鋪陳在這片屋面之上。

  非遺傳承,傳承的不僅僅是手藝,還有那一份情懷和執拗。有一回,孫小青鋪設完屋面站在地面往上望,發現屋脊一頭有塊瓦似乎有點破損。頂著正午的大太陽他重新爬回屋頂,確認后立即更換了一塊,又將那一整排的瓦重新鋪設了一遍。雖然周遭暑熱未散,但曹文韜內心卻倏然涼爽和寧靜下來。無論學習技藝還是做人都要有責任心、有耐心,一樸含藏萬麗。“一片瓦其實無傷大雅,但師父的一絲不茍和嚴謹細致,讓我感悟到大師都是成于細微。”

  和其他拜了師的學徒一樣,李嘉寅也非常珍惜這次得來不易的學習機會。李嘉寅拜在木作大師唐盤根名下,但在工地現場,其他年長的師傅們都成了他的老師。“每天跟著師傅們學,今天修個隔扇,明天做個花窗,最后知識零存整取。”

  現在,有著六百多年歷史的香山幫,逐漸補充了更多80后、90后的“新鮮血液”,代際傳承體系已初步形成。新生代工匠們分布在全國乃至世界各處園林、古建工地,在傳統文化創新回歸的新時代,香山幫傳統建筑正以獨有魅力征服著世界的審美,成為裝點美好生活的一道靚麗風景……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28274915325346098373054219851118141438567486501669267529485784337359844434022577834774396612512553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