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社會 > 正文

真的一切皆能“代”?

日期:2019-11-13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人們不能過度依賴“代經濟”,切勿任何事情都找人代辦而使得自己的能力逐日退化。美食、美景、美好生活還是要靠自己多多體驗。
作者|應 琛

  

  一大早,用手機預約完代扔垃圾服務后,背上從海外代購買回來的包包出門;到了公司,又在某APP上找代跑腿的小哥送了一份加急文件;下午,快遞來了,家中無人,只能放在樓下的代收點;晚上和朋友聚餐,喝點小酒也沒問題,找個代駕把車開回家即可。

  生活的多樣性,導致需求的多樣性。不知從何時起,我們的生活似乎被一個“代”字包圍。以“代服務”為主的各類跑腿平臺已步入大眾視野,二手平臺上的各類“娛樂向”服務也應運而生。

  “代經濟”,就這樣橫空出世。人們開始熱火朝天地討論它。有人說,這是進入后工業社會服務業興起的社會基礎,具有邏輯上的必然性。也有人說,像之前的無數個偽概念一樣,它注定曇花一現。

  如今被炒起來的“代經濟”,究竟是下一個風口,還是資本浪潮下的又一個泡沫?


你出錢,我出力


  在“代經濟”范疇中,活躍度最高的當屬跑腿行業。

  記者在手機APP商店搜索“跑腿”后,看到了包括美團跑腿、UU跑腿、一喂跑腿、鄰趣等多款跑腿APP。這些APP除了跑腿服務外,還提供搬運貨物、照顧寵物等各式“代服務”。

  從事律師工作的朱虹是上述軟件的常客。談及客戶體驗,她表示:“我從寶山區送一個物品到虹橋商務區,如果自己過去的話,無論是坐地鐵還是開車,都要1個多小時。但若請人跑腿代送的話,只需要花費40元,而且還節省了很多時間。”在朱虹看來,生活節奏的加快致使時間變得非常寶貴,有人代勞生活可以變得更高效,“完全可以用跑腿的時間創造更多的價值”。

  除了跑腿,朱虹用的最多的就是代照顧寵物。“上門喂貓、清理糞便一次58元,額外陪貓玩20分鐘15元,洗耳朵剪指甲一次10元,這樣的上門服務我覺得挺好。”由于工作原因,朱虹需要經常出差,“我也上網了解過寵物寄養,但一般的寵物店每天需要80元,相對高端的寵物酒店則需要200元左右,如果我要出門一周,寄養至少需要花費五六百元。但像這樣找人上門,一周三次,才花了184元”。

  但價格因素之外,朱虹表示,更重要的原因是,貓咪對環境很敏感,更換環境、接觸新的貓咪等都可能產生應激反應,嚴重的還有可能引發疾病,“我家的貓以前就因為頻繁寄養在朋友家,過度緊張引發了尿路感染”。

  “代經濟”的出現,有人從中得到了便利,也有人通過售賣自己的“閑暇”找到新的創收點。

  看到網絡上很多網友紛紛開設“代服務”,剛畢業不久的小廖也加入了“代服務”的大軍。他告訴記者,因為工作性質比較靈活,只需要提前預約安排好工作,“周中和周末都可以接單,而收費按照辦事的時間成本和難易程度來收費”。

  替人到政府部門辦事是小廖接單最多的業務。而每次接單前,他也會給出客戶最合理的方案,用他的話說“并不是什么錢都賺”。“有次有個客戶讓我幫她去上圖還書,但因為我家住在8號線到底,如果我先從家到她那里取書,再去上圖,最后回家,這樣一圈下來我要收她90元。雖然只是把書放下我就能走,但對我來說路上花的時間都是一樣的。后來我就建議她通過APP找公司下單,這樣對她來說是最經濟實惠的。”

  喜歡跑步的小廖還可以提供“代跑步”的服務,“現在很多人不是喜歡在朋友圈曬步數,曬跑步路線嗎。那些不想跑,但又要秀的人來找我提供代跑服務的也挺多的”。


只有想不到


  不久前,上海等城市實行了垃圾分類,部分市民表示規定扔垃圾時間與自己作息不符。在規定出臺沒多久后,就有網友上傳了自己遇到的“代扔垃圾”廣告。有的小區自己組織專人提供代扔服務,業主出門前只需將分好類的垃圾打包放在家門口,每天9點都會有專人負責拿走,扔到小區的定點垃圾投放處,只需支付1元/次便能享受該項服務。而支付寶悄然上線“易代扔”服務,免費上門回收生活垃圾。

  若說代扔垃圾開啟了大家的腦洞,有一些“代服務”則可能會讓人摸不著頭腦——在交易平臺上,出現了“代吃代喝”“代叫醒”“代健身”等五花八門的業務,即花錢讓對方完成自己的需求,并根據定制內容給予反饋。為保證服務真實性,部分賣家還在提供的視頻、照片反饋中加上當天的日期及相關文字說明,保證“親身體驗,每單不重復利用物料”。

  記者還發現,這些另類的“代服務”大多存在于線上二手交易平臺,且服務發布者多為“95后”和“00后”,他們既有充足的時間,又懷有娛樂至上的好奇心。比起此類業務帶來的收入,他們更在意交易的過程。

  前不久,“代喝奶茶”被刷上微博熱搜。代喝者喝一杯收費10-20元,喝完給客戶發體驗感想和照片。有的代喝者在1個月中胖了2.5公斤。

  小廖還接到過一單“代健身”的業務。有人想了解健身主播推薦的健身房健身效果如何,所以找人“代健身”。健身所產生的費用由對方支付,每健身一次小廖還能收到80元的服務費。“我要做的就是每天去健身房運動、稱重,拍健身現場圖和視頻,再寫健身日記發給對方,以供對方參考、監督。”小廖說。

  如果說上述“代服務”雖然奇葩但仍可以理解,那有些“代”就有違倫理道德了。之前“代吵架”很火。有些商家稱“技術過硬從未失手”,還有商家提供方言吵架服務,不同方言,收費不同。商家收到錢后開始罵人,持續地對受害者進行人身攻擊。

  在一些網站上還出現了“代掃墓”的服務。還記得電影《私人訂制》里,白百何代人掃墓哭喪的情節嗎?現實生活中,一個500元的代掃墓套餐,包括了一對香燭、兩沓紙錢、三炷清香、四碟祭品,五朵鮮花,代掃墓人拿著這些祭品到逝者的墳墓上,小心地擦拭墓碑,莊重嚴肅地完成掃墓的儀式,并感情真摯地傳達不能到場的親人們想要說的話,最后再三鞠躬作別,整個過程大概半個小時。代掃墓的全程需要錄像或拍照,買家下單時先支付50%的費用,看到視頻后驗貨,對服務滿意再支付尾款。

  如果在掃墓過程中還需要額外服務,例如下跪磕頭、痛哭、奉煙奉酒,或者是跨市甚至跨省的單子,那價格就要另議了。

  賣家表示,大多數有需求的買家,都是些漂泊在北上廣甚至海外的游子,他們的老家在三五線城市,一年到頭能回去的次數屈指可數;也有腿腳不便的老人,他們不想親人的墳頭長滿荒草、無人照管,只能通過這種方式聊表哀思。

  盡管是這么個理,但試想一下,清明時節雨紛紛,在墳前燒紙,悲傷痛哭的,不是什么有血緣關系的親人,而是一個花了500元雇來的毫無血緣關系的專業代上墳人士,會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一個遲到的“舊”概念


  可以說,“代經濟”很新,很時髦,以至于記者問了很多高校研究經濟或社會學的專家,他們都以自己對這一領域還沒有研究,婉拒了記者的采訪。

  知名互聯網學者劉興亮在其公眾號“劉興亮時間”上撰文表示,“代經濟”是經歷了“共享經濟”后很長時間的概念空白期突如其來的新時代,“但這個概念聽起來叫人一怔,實則很舊”。

  劉興亮舉例道,三十多年前,王朔寫過一篇小說《頑主》,后來被米家山拍成了電影。該片主要講述了于觀、楊重和馬青三位無業青年,在北京開了一家“三T公司”,專門替人解難、解悶、受過的故事。當時轟動一時,讓從前在配角位置上默默無聞的葛優瞬間走上了一線舞臺,張國立也不例外。

  電影中,梁天飾演的馬青去扮演了一名“丈夫”,被一個心情糟透了的婦女指著鼻子大罵,他們互相嚷嚷“不過了不過了”,拿起家里的東西往地上摔,但是雇傭馬青的婦女攔住了他抱起電視機的手臂。事后,婦女說“真難為你了”,馬青不覺得為難,因為他是代人受罰,追求敬業精神。

  此后在1997年,馮小剛又以此小說為線索,拍攝了賀歲片《甲方乙方》。片里的好夢一日游公司,干的也是“代”的買賣。再到后來的電影《私人定制》,劉興亮說,這些都是“代經濟”在中國的歷史演繹過程,只不過它是在文學和電影中發生的,“如今從‘虛擬‘走向了‘實體’”。

  在劉興亮看來,所謂代經濟,就是服務業的升級和細化,“代買奶茶,代遛貓狗,代客泊車,酒后代駕,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有文章說, “代經濟”作為社會分工精細化的產物,是讓更專業或更合適的人去為消費者解決問題,它正在融入每個人的生活,一定程度上迎合了消費升級的大趨勢。

  事實上,與此相關的創業項目也正在受到資本青睞。據天眼查信息,以快消品銷售、代買和配送服務為主的“即買送”在開業后不久即獲得了1500萬元的天使投資;提供在線下單跑腿服務的互聯網平臺“UU跑腿”已獲得2億元B輪融資,投資方為東方匯富、匯德豐及因諾資產。



親力親為真的過時了嗎?


  “服務業興起,說明我們的生活變好了。”劉興亮認為,人們開始追求生活的品質和細節,這勢必導向“代經濟”這樣的階段,“既然一個人通過自身的努力獲得了足夠的財富,它為什么不能借此購買‘閑暇’呢?我有錢,不想去醫院掛號排隊,于是雇人干;沒時間給女友在情人節送花,于是雇人送;我不想吃飯喝酒,請個人替我吃喝我非得這么干誰也別攔我;事業太忙了,雇人定期回家探望老人。這都無可厚非”。

  但實際生活中,“代經濟”有著廣闊的市場的同時,也存在魚龍混雜、雜草叢生的情況。作為“懶人經濟”的一種衍生,有其存在的價值,但也要看到其中巨大的風險。

  比方說,各種代的服務提供者多以個人為主,因此在產生糾紛之后的維權難度一定大于經營主體。很多情況是:對方收了錢辦錯了事甚至不辦事,把你拉黑了,從此杳無音信……

  網友們對“代經濟”的評價也褒貶不一。有人認為,這是社會分工越來越細致的產物,萌芽之期應給予發展空間;但也有人不提倡過度依賴“代經濟”及其附加物。

  至于,“代經濟”要不要管?答案是肯定的。有專家表示,“代經濟”是市場和消費者的選擇,在給予其發展空間的同時,監管部門還需引導其向健康的方向發展。任何“代經濟”必須在法律和道德允許范圍內,不得觸犯法律和道德的底線。而在買賣過程中,需要特別注意個人信息安全問題,以免被不法分子利用。

  除了相關行業建立起監管措施,對于一些違反道德的服務加以限制,服務提供平臺也要通過技術、監管等手段,加強對用戶隱私的保護。

  “想象是行動的邊界,也是市場的邊界。”對于這類“新生事物”,劉興亮認為,在不觸碰法律底線的前提下,新興消費模式在發展初期不妨交給市場,用市場手段進行糾偏,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作用,“科技進步和社會發展衍生出新消費模式,若合理引導,‘代經濟’有望進一步激發市場經濟活力。面對亂象,消費者也應把好第一道關”。

  凡是親歷親為,永遠不會過時。對此,專家提醒道,人們不能過度依賴“代經濟”,切勿任何事情都找人代辦而使得自己的能力逐日退化。

  的確,“懶”須有度,美食、美景、美好生活還是要靠自己多多體驗。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892248858231949471162419993837847129973742212920327481819526602244989749195455228424251523856354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