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社會 > 正文

導師眼中的師生關系: 君子之交

日期:2018-04-19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編者按:從女博士羅茜茜12年后實名舉報北航教授陳小武,到西安交通大學博士生楊寶德不堪導師精神壓迫溺亡、武漢理工大學因認義父子關系的“陶崇園墜亡事件”,再到近日就師生戀掀起新一輪的非議。時至今日,人們談及師生關系,不再是“青春象牙塔”似的輕松話題。“師生關系異化痛點”“糾正跑偏師生關系”成為新聞焦點,校園給人的印象,似乎多了些雜質。據一項關于師生關系的調查表明:60%以上大學生路遇老師從不打招呼,甚至會繞道而行。師生之間,到底怎么了?
  近日,記者專訪了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組織胚胎學與遺傳發育學系副主任黃雷老師,這位從業二十多年的老教師,道出了師生之間與眾不同的特殊關系。老師,不再是簡單的“教書匠”,而是從學術到心理,再到情感、價值觀上言傳身教的特殊角色。
  
口述|黃 雷 整理|吳 雪
     
“問題學生”背后大多有“問題家庭”
 
  1996年,我跟隨導師、中國工程院院士夏家輝攻讀研究生,那時候我就已經開始參與教學工作。那時的我,既是學生又是老師,是雙重身份。    
  那是20世紀90年代,研究生不像現在一樣“一抓一大把”。夏家輝老師嚴以律己,言傳身教,從知識面到科研素養,再到品行三觀,全方位培養我們成為合格的科研人才。學生時代我們對教師特別尊重,老師的話很有權威性,一旦老師指出哪里不好,我很快就會查漏補缺。在傳統教育理念熏陶之下,當時我們覺得得到老師的認可,是一件很有成就感且愉悅的事情。
  11年前,我從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深造回國,正式從學生轉變為全職教師。身份的轉變,隨之而來是強烈的師生關系的反差。以往學生讀書是熱愛科研,現在不同了,更多是拼學位、拿敲門磚、找好工作。我覺得,興趣及熱愛是深造的第一步,如果不具備,被動還是主動學習,將帶來完全不同的結果。 
  我這些年的感受是,與現在的學生相處,常常要“帶著、哄著”做事情。我把學生分成三類:有20%的學生,對自我目標清晰,屬于“不太費勁型”;有60%是懵懵懂懂,需要“導師助推型”;另外,剩下的20%,可能是“推不動型”。
  現在學生之所以難帶,從學生角度來講,一些學生不是因為興趣而選擇這個專業,在求學過程中,多少會出現心理上的“擰巴”;從社會大環境分析,受互聯網影響,學生接觸信息廣,獲取渠道多,這一方面讓學生視野開闊,但也會造成人生目標不清晰。
  我也遇到過棘手的學生,我比較怕那種聽不進別人任何意見的學生。在我看來,“逆反”的問題學生,背后都有一個“問題家庭”。學生中的確有我行我素、獨生子女、吃不了苦且玻璃心的,他們連父母的話都聽不進,老師的話就更不管用了。我覺得,這部分學生本質上還是人生觀、價值觀尚未成型。
  還有一些學生,功利心比較重。“誰誰誰的老師不罵他了,誰誰誰不用做事就發文章了、誰掙的錢比我多了。”我知道學生中間有這些說法。其實,“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我們都是從學生過來的,從來沒有從天而降的“成功餡餅”。
 
正常師生交往要鼓勵
 
  師生之間,不是父子,不是師徒,不是老板與員工,更多應該是“亦師亦友”的君子之交。這條“三八線”,不能,也不該越界。
  我之前關注到作家六六對師生關系發表的言論,她說:“你伺候伺候老師,那不是應當的嗎?”可是對于“應不應當”的討論,恐怕忽略了當事人“愿不愿意”以及“不愿意是否有得選”的問題。我認為,針對“做事情”的定義,一定要有明確的界限。如果純粹為了科研,圍繞自己的專業多做一些事情,踐行美國教育學家杜威的“做中學”方法,沒問題。但如果是老師的家務事,則盡量不要勞煩學生。
  師生之間,不是家人關系,學生的時間,更多應放在學業上。 
  最近大家議論的師生戀,我覺得因為老師和學生之間權力地位很不對等,一定會有利益糾葛。但每年高校培養了那么多學生,師生戀總體來說還是比較少的,不良教師不能代表大多數老師。最近,有人提議“高校應全面禁止師生戀”,我認為,本質上就是防止權力被濫用。但一刀切或許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拋開師生的特殊身份,單身戀愛也無可厚非,但需要從法律和道德上規范其行為。
  但是,正常的師生交往必須要有。節假日,我都請學生到家里吃飯,上次有學生生病,我跑去瑞金醫院探望,確保沒問題,才放心。我想,帶有界限感的交往,并不會引發什么非議,反而釋放了學生的壓力,很有必要。
  然而,這并不代表老師要在學業上放低“嚴格教導”,學業上是導師,嚴格是準則,生活上是朋友,建立好彼此認同的“雙重標準”,才能促進師生關系的良性循環。
  這些年有很多學生抱怨“老師上完課就走人”“大學四年,專業老師都不認識我”。對于這種現象,我會盡力避免。如果只是上課,與本科生交流的機會確實少,我一般課前早去會兒,課后晚走一會兒,找機會與學生交流。因為我既是老師,又是區人大代表,定期了解學生的訴求,已經成為我的工作習慣。
  我希望學生能將“熱愛”作為人生的理想和目標。科研不是好玩的事情,如果熱愛,即便廢寢忘食也想達成目標,反之,則只會局限于“完成任務”的敷衍。熱愛是一種天賦,如果到大學,你都不知道自己熱愛什么,老師也很難幫到你。我覺得可以借鑒國外的解決方案,比如,美國高中生、初中生,每個禮拜固定留出一段時間做志愿者,你可以去肯德基麥當勞端盤子,你也可以到銀行去開門,你可以到實驗室做科學實驗,你也可以到醫院做導診。從這些社會實踐中慢慢找到自己的愛好,如此一來,考大學,選專業,方向也就清晰明朗了。
  從對老師的要求來說,所謂“德高為師,身正為范”,老師,走上三尺講臺,教書育人;走下三尺講臺,為人師表。
  這是一個很好的時代,老師要用優秀的思想、廣袤的心胸影響學子,老師應該是學術上的明燈、學生品德的楷模、科研中的助手。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17424417386631280999060451930784387937883543925626397951504387543586921364643763455520168858467760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