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高鐵重塑城市版圖

日期:2019-06-0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高鐵網絡為中國贏得趕超世界的時間,大力建設高鐵網絡,加上高速公路、高速航空運輸、“寬帶中國”戰略,切合我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資源分布和區域發展不平衡,處于工業化、城鎮化發展關鍵階段的國情。
作者|孔冰欣

  如龍。

  高鐵如龍,一路飛馳。窗內是現代化的服務設施,對商務人群而言,車廂好似移動中的辦公室;窗外是極具多樣性的沿途風光,從城市建筑逐漸演變為碧水青山——新科技概念與家園夢理想,從未結合得此般緊密,事實上,二者是在同一條線、同一片土地上延伸。

  中國的經濟地理,已被高鐵悄然改變。

  一線城市的高鐵站,與二三線城市的高鐵站沒有區別,區域發展水平有差異,但高鐵硬件、管理標準沒有差異,在一定程度上,這意味著“現代化”的植入,能帶動欠發達地區的發展。高鐵正在迅速提升中國的經濟能級,可直接推進城市群、都市圈的產業融合和整體進步,加快中國經濟轉型的步伐。高鐵網絡為中國贏得趕超世界的時間,大力建設高鐵網絡,加上高速公路、高速航空運輸、“寬帶中國”戰略,切合我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資源分布和區域發展不平衡,處于工業化、城鎮化發展關鍵階段的國情,以發展高速經濟博取“后發先至”,將在中國歷史上、人類文明史上,留下深刻的印記。


贏高鐵贏未來,重塑發展版圖


  2016年7月,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發布,在“四縱四橫”的基礎上打造“八縱八橫”,實現相鄰大中城市間1-4小時交通圈、城市群內0.5-2小時交通圈。

  2018年11月18日,“八縱八橫”高鐵網中最北“一橫”的重要組成部分哈牡高鐵正式進入運行試驗階段;與其連接的牡綏鐵路提速運行試驗,同步進行。

  從“四縱四橫”到“八縱八橫”,運籌帷幄、奔騰不息的雄心不變。伴隨著如火如荼的“八縱八橫”高鐵網建設,可以預見,中國高鐵將繼續開往春天,迎來生機勃勃的新紀元。而北京、上海、廣州、武漢、鄭州、西安、成都、重慶等交通中心城市,以及在這些仿佛星辰版亮眼的中心城市的外圈運轉的其余“行星”們更深知,高鐵正在重塑中國城市的版圖,贏高鐵者,贏未來。

  對于中國的發展,高鐵到底有何重大意義?《人民日報》曾做過一番經典的總結。

  高鐵像公交,車次多、間隔短卻高速無擁堵,使鐵路旅行時間至少減少一半,使“同城效應”更明顯。高鐵創造了城市發展新的增長點,推動中心城市與衛星城鎮形成合理布局,增強中心城市對周邊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異地如同城”的生活概念,在滬寧、廣珠、長吉、昌九、滬杭高鐵等沿線流行開來。

  高鐵像鲇魚,迫使民航降價、公路調線,使運輸結構更優化、百姓得實惠。高鐵的開通,對500公里以下航線造成了顛覆性的沖擊。以合武、合寧客專為例,從武漢到上海乘坐高鐵二等席相當于三點五折機票,相對較低的價格與大幅縮短的旅行時間,將大量消費者從空中分流到軌道,促使該航線的機票常年提供半價優惠。高鐵對中長途公路客運的沖擊也相當嚴重,一些定位高端商務客流的班線遭遇了客流流失嚴重、運營成本過高等問題。不得不調轉車頭,調整班線,為亟待發展的農村客運市場補充了大量運力。

  高鐵像磁石,“聚客效應”強大,沿線旅游更熱,服務業更火,刺激消費大幅增長。京津城際的開通運營,天津市接待游客的數量增加了35%,許多餐飲店和觀光景點人員爆滿。鄭西高鐵開通以來,沿線鄭州、洛陽、三門峽、華山、渭南、西安等設高鐵車站的城市旅游增長都在20%以上。京滬高鐵的開通,也使沿線鐵路旅客發送量同比大幅增長——舉個例子,2011年6月30日全線正式通車,當年7月至12月,曲阜三孔景區接待游客253萬人次,同比增長15%。在各類酒店急劇擴張的情況下,全市酒店入住率仍提高了5%,節假日城區酒店客房幾乎爆滿。

  高鐵像杠桿,連接區域、覆蓋城鄉,撬動了沿線產業結構調整和城鎮宜居建設的新活力,加快了區域融合的新步伐。武廣高鐵公交化、大運量的運輸模式促進了珠三角、長株潭、長江中下游城市群資源的深度整合。大批廣東客商到湘鄂兩省投資,加速了沿海產業向內地轉移。江蘇徐州是京滬高鐵沿線唯一開通始發動車的地級城市,日均發送旅客1.1萬人以上,毫無疑問,京滬高鐵為徐州經濟轉型升級送來了更多的人流、物流、資金流。

  實際上,高鐵不僅是最具人氣的時代列車,更開啟了“大動脈”服務民生、助推經濟的新速度,讓老百姓得到了好處、看到了實惠。


城市化與高鐵相輔相成



  一個國家的城市化進程,大略分三個階段。初始階段:城市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在30%以下,這一階段農村人口占絕對優勢,生產力水平較低,工業提供的就業機會有限,農村剩余勞動力釋放緩慢。中期階段:城市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為30%~70%,城市化進入快速發展時期,城市人口可在較短的時間內突破50%進而上升到70%左右。后期階段:城市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在70%以上,這一階段也成為城市化穩定階段。

  自“30%”到“70%”,是城市化的主要階段,其中,超過“50%”以后的城市化是關鍵。中國城市化現正處于從“50%”向“70%”努力的攻堅過程中,高鐵是電池,儲蓄能量,突破局限;又是以大地為衣、重新縫合區域經濟的“神針”,壓縮了時空距離、重構產業和城鎮化格局、改變了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

  同濟大學特聘教授、經濟與管理學院博士生導師、同濟大學可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諸大建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訪時,援引了世界銀行《2009年世界發展報告:重塑世界經濟地理》的觀點,指出“高鐵引導著我國城市化的進程,其實也屬于TOD模式發展城市(以公共交通為導向的開發,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 TOD)”。

  世行報告的開篇,從Density(密度)、Distance(距離)、Division(分割)三個維度與地方、國家、國際三個地理層面,分析了地理經濟的轉變。該報告倡導,我們應該鼓勵城市化、靈活性和地區交流,其總體目標是促進市場服務。報告認為,“經濟發展一個驚人的特征是空間的不均衡”, “國家要有所發展,必須進行空間轉變”。

  “高鐵兩個效應最突出。一是極化效應,即經濟增長非均衡;二是同城效應,即極化效應帶來了溢出效應(非均衡發展帶來了公共服務的溢出)。若聯系世行報告看,在城市化人口占比低于30%~50%的時候,乃提高密度之階段;占比處于50%~70%的時候,乃拉近距離之階段——所謂溢出效應需要載體,需要高速交通,高鐵恰承擔了這份角色;占比大于70%的時候,乃消弭分割之階段,公共政策的重點是加強公共服務均等化。”諸大建告訴記者。

  他直言,在高鐵經濟里,像北上廣這樣的國際級頭部城市,居中心地位,受益仍然最多。但交通之便同時也讓中心城市優良的公共服務更快溢出,資源高效率地配置出來,次一級的地方樞紐城市、三四線中小城市,遂跟著獲得了生活水平的同步提質。不均衡的經濟增長,結果導向社會發展的均等化。

  “寄希望于經濟均衡發展,然后區域同步發展,太過理想化,現實操作不太可能的。高鐵‘一體兩面’,中心城市雖然集聚資源,最終卻引領整個周邊區域跟進‘共贏’,符合區域經濟發展的正常節奏。譬如像蘇州、杭州,城市的經濟功能與規模沒法與上海相提并論,但它們感受到了同城效應,成了上海優美的‘后花園’。人們都說‘從前慢’,難以想象上午在陸家嘴的寫字樓忙碌,下午去杭州品一品龍井的茶香,晚上再到蘇州一邊與友人聚餐、一邊聽著評彈……現在,高鐵幫你一小時內路程搞定,讓中心城市與周邊城市的經濟聯系、情感聯系進一步互相滲透,不正說明了眼下的‘不均衡’,的確是在為明天的‘均衡’做鋪墊嗎?”


高鐵孕育的城市新貴樣本


  高鐵雖通,出路還得自己找。在網格化的“高鐵中國”地圖里,二三線城市皆欲力爭上游,成為類似“網絡節點”的存在。然而,一味照搬照抄中心城市的成功模板,顯然不是良策。諸大建提醒:“二三線城市應該重新制定發展戰略,從原來單純依附型,轉向自主、獨到、有核心競爭力。高鐵對所有城市是一視同仁的,你想脫穎而出,成為體系內的亮點,就必須調整思路,以更開闊的視野打開新局面。”

  如今,中國特色的城市化歷程,是由高鐵牽引,大中小城市抱團,功能互補。“一小時經濟圈”的概念之所以愈發深入人心,離不開高鐵這個最堅實的后盾,彰顯了中國特色發展道路的一種后發優勢。而談及高鐵孕育的城市新貴,毋庸置疑,合肥與重慶,是非常值得分析的兩大模范樣本。

  “四縱四橫”時期,合肥只接入了滬漢蓉一個干線通道,但到了“八縱八橫”的新時代,以合肥為中心,突然冒出一個華麗的“米字形”規劃——除了滬漢蓉,合肥還接入了京深高鐵、合福高鐵、合杭高鐵、合鄭高鐵、合蚌連高鐵。此外,合肥還規劃了多條城際鐵路:合六城際、合淮蚌城際、合寧城際、合蕪城際、合安城際。

  身為安徽省省會的合肥,因為高鐵而與長三角城市更加貼近。高鐵網絡建設推動了合肥經濟圈區域內的分工協作和經濟技術交流,產業布局更趨合理,擴展了合肥經濟圈的區域輻射和吸納能力。借力高鐵,合肥積極承接長三角核心城市的金融、現代物流、旅游會展、文化創意等現代服務業,加快建立起與長三角各城市的合作體系。在承接產業轉移、接軌長三角大物流圈中,合肥正不斷拓展與長三角及中西部地區的物流空間。隨著《皖江城市帶承接產業轉移示范區規劃》的深入實施,合肥作為產業承接的核心城市,利用高鐵契機,發揮政策疊加效應,緊抓產業、資本轉移機遇,在汽車、電子信息、新能源、家用電器、高端裝備制造等方面,參與長三角區域分工協作,實現跨越趕超。高鐵對于第三產業,尤其對快速運輸、資訊傳遞與現代物流等行業影響最為顯著,故同時必將催生新的服務業態,完善業態分布。

  另一位新貴重慶,普鐵時代沒有直接接入任何一條干線。進入“八縱八橫”時代后,重慶一躍成為沿江通道、廈渝通道、包海通道三個干線的交匯,并通過連接線并入蘭廣、京昆兩大通道。

  “十三五”時期,重慶將充分發揮在國家戰略格局中的功能作用,依托“渝新歐”國際鐵路和渝昆泛亞鐵路,聯通西部各省區,積極搭建平臺,加強與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經貿交流合作,推進國際產能合作和對外投資全面擴大貿易往來,拓展發展空間和市場,建成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支點、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產業腹地。重慶依托長江大通道,加快建成長江上游航運中心、全國重要物流樞紐、通信樞紐,全面提升金融、貿易、物流、信息、科技、人才等要素集散功能,輻射帶動周邊地區共同發展,促進“一帶一路”與長江經濟帶聯動發展,成為我國經濟新支撐帶向內陸縱深推進的重要樞紐和門戶。

  高鐵揮舞了魔法棒,蝶變與否,城市當自強。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