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都市圈,重新洗牌

日期:2019-06-0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高鐵給所有城市帶來的機會是相同的,但能否正確應對,是每個中小城市接下來面臨的挑戰。
作者|周 潔

  剛剛過去的五一小長假期間,中國鐵路客運再次爆滿。

  根據中國鐵路上海局集團有限公司的數據,小長假第一天長三角鐵路共發送旅客347.5萬人、同比增長44.4%,刷新了長三角鐵路歷年旅客單日發送記錄。

  作為貫穿7個5A級風景區、40多個4A級風景區,10多個國家級森林公園的“黃金旅游線”,杭黃高鐵成功盤活了長三角地區因為交通因素而被忽略的優質旅游資源,受到旅客們的歡迎。

  高鐵拉動的遠不止旅游,新一輪的城市洗牌也在進行,城市圈發展迸發出了驚人的動力與活力。


都市圈生活方式


  天津人蘇萌過著雙城生活,每天坐高鐵通勤往返京津兩地。蘇萌告訴《新民周刊》,因為工作地點離火車站不太遠,高鐵上下班就跟坐地鐵一樣,每個月算下來比在北京租房開支更小,“而且高鐵還能保證有座位,車上睡一會兒不算太累”。

  據統計,2008年~2018年十年間,京津城際高鐵累計運送旅客2.5億人次,相當于將北京、天津全部3600萬常住人口運送了3個來回。

  10年里,京津城際從最初的47對列車到現在每天200對,高鐵坐出了公交的感覺,卻沒有公交的擁堵,也讓“天津買房,北京上班”成了一種新的選擇。

  作為中國的第一條高速鐵路,京津城際的發展成了中國高鐵運營10余年來的縮影。高鐵催生的“同城效應”也在長三角、珠三角等地悄然流行,打“鐵的”上下班,成了區域一體化的新表現。

  在同濟大學可持續發展與管理研究所所長諸大建教授看來,中國的城市化是與高鐵發展密不可分的,“美國的城市群是高速公路引導的,日本則是通過軌道交通串聯起來的,中國存在后發優勢,通過高鐵將中心城市與周圍的中小城市聯通起來”。

  城市的空間距離縮短,除了給人們的生活方式帶來了不小的改變,高鐵連線的城市已經形成多個新的城市群。諸大建告訴《新民周刊》,城市圈就是發展階段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共生關系的集體組合,這個概念此前在日本比較多見。目前在我國,已經形成了5大超級城市群,分別是京津冀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長江中游城市群以及成渝城市群。

  “在城市群里,又出現了許多更小層級的都市圈,比如長三角城市群里,有以上海為中心的上海都市圈;有杭州、嘉興、紹興、湖州組成的杭州都市圈;南京、鎮江、揚州組成的南京都市圈;寧波、舟山、臺州組成的寧波都市圈;蘇州、無錫、常州組成的蘇錫常都市圈;還有合肥、蕪湖、馬鞍山組成的合肥都市圈等等。”諸大建認為,當討論高鐵如何帶動城市發展時,都市圈的發展要比城市群更加直觀。“溝通中心城市和周邊中小城市之間的城際高鐵,在促進區域一體化發展中具有直接意義,比如昆山到上海的高鐵開通后,車程縮短到20分鐘,這樣許多上海溢出的功能就會往這些地方分散,拉動當地的發展。”

  在高鐵站點的建設過程中,車站周圍會建設形成新的城區,而建設鐵路、線路運營維護、管理以及相關產業的發展能夠增加當地的就業,交通方便帶來的商業價值和旅游價值,更是寶貴的資源。以武廣高鐵的開通為例,其開通后不僅有效地分擔了龐大的客流,還極大地釋放了原有鐵路和公路的運輸壓力,據測算,開通后節約的社會實踐效益高達40億元,開通當年就扭轉了京廣線貨物周轉率逐年下降的勢頭,帶動了珠三角地區的發展。

  同時,高鐵帶來的環境效益同樣令人驚喜,有數據顯示,以同樣的運輸量來計算,如果高鐵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為1個單位,則飛機的排放量為5個單位,小汽車的排放則需要7.5個單位,與汽車和飛機相比,高鐵消耗的能源、排放的二氧化碳都要少得多。

小城市要有創造力


  諸大建認為,所有通過交通引導的城市化,都會產生中心城市的集聚效應和對中小城市的虹吸效應,“原來高速公路時期就是這樣,如今發展高鐵則是更加強化了這種現象”。發展較好的城市擁有良好的基礎設施、健全的公共服務、更多的就業機會、更大的上升空間,諸大建說:“城市發展不是撒胡椒面,不可能每個城市都得到同樣程度的發展,因為世界是平的,城市是尖的,資源自己會做選擇,聚集到集中的地方,這是正常現象,并不是壞的現象。”

  不過,諸大建認為中心城市在不斷吸納中小城市的人口、資源等發展要素的同時,也存在著外溢效應。“中心城市不斷地轉型升級,一些產業因為不斷攀升的成本會后撤到周邊,去那些能夠接收它的城市,這是都市圈發展后產生的外溢效應,另外高鐵建成之后,中小城市的居民也能更方便地享受到大城市的醫療、文化等社會資源,生活水平是提高的。”也就是說,微觀上,都市圈內大城市在經濟層面的虹吸效應和社會層面的外溢效應同時存在,但宏觀來看,都市圈中的大城市和中小城市都是上升勢頭的,是發展的。

  高鐵的建設給了城市重新洗牌的機會,比如合肥、長沙,因高鐵成為當地都市圈里的中心城市,得到了發展。諸大建向《新民周刊》強調,在重新構建城市藍圖的同時,中小城市應該重新制定發展戰略,“高鐵給所有城市帶來的機會是相同的,但能否正確應對,是每個中小城市接下來面臨的挑戰”。

  “都市圈的發展中,中小城市不能喪失自我、過度依賴中心城市,而是要尋找自己能夠獨立生長崛起的競爭力。也就是既要一體化,又要強調自主性。”那么中小城市如何在接軌上游中心城市的同時,又能保持自己獨特的競爭力呢?

  一種比較成功的模式,是發展總部經濟。“企業的總部設置在二級城市,并且這個企業在國際上都有競爭力。如果二級城市只提供企業的配套制造業,那么你是沒有競爭力的”。

  其次,則是要看這個城市是否能夠留得住人才,這表明這個城市是否有重要的就業機會。

  諸大建對此也有著切身的感受,目前國家大力推進長三角一體化戰略,許多城市想要接軌上海,“如果僅僅靠上海產業溢出,是不能提高自己的競爭力的。中小城市要有自己的創造力”。

  如何提高自己的創造力?諸大建認為,二三線城市要把誕生在當地,后來到大城市發展壯大的企業請回來,“這樣的企業有本土情結,是比較容易爭取回到原來的城市發展的。比如杭州孕育了阿里巴巴、網易,做大了以后他們仍然選擇將總部留在杭州,寧波、溫州也都有這樣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企業,是值得其他城市學習和借鑒的”。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