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環球 > 正文

諾曼底登陸75周年, 當年的盟友這是怎么了?

日期:2019-06-0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諾曼底登陸紀念本身,未來可能會隨著國際局勢的變化而變化,倒是唯有對當年在歐洲、亞洲、北非等地戰場上英勇戰斗的盟軍將士來說,一個和平、合作與發展的世界,更能告慰他們。
作者|姜浩峰

  諾曼底登陸75周年了。與2014年,亦即諾曼底登陸70周年紀念日比起來,今年的紀念活動顯得缺了點什么。

  早在今年4月12日,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就早早對外發布消息稱,俄總統普京不打算去法國參加盟軍在諾曼底登陸75周年紀念活動。就在此前一天,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外表示,自己將訪問諾曼底,參加盟軍登陸75周年紀念。

  美、俄相隔一天的迥異表態,讓人感到,似乎普京不想在諾曼底見到特朗普。就在離6月6日諾曼底登陸紀念日越來越近的5月30日,俄新社報道援引一位美國政府高級代表的話說,“美方不知道法國方面會發出什么邀請,我請你們最好聯系法國方面。美國方面沒有為美俄總統在諾曼底的任何會晤做準備。”這位美方代表倒是明確向俄新社表示,訪問諾曼底期間,特朗普計劃與法國總統馬克龍舉行雙邊會談。

  那么,今年6月6日的普京將會出現在哪里呢?且看5月30日,中國外交部舉行中外媒體吹風會所發布的消息。外交部副部長張漢暉透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于6月5日至7日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并出席第二十三屆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習近平訪俄,是應普京邀請所進行的國事訪問,由此可見,普京6月6日一定在俄境內。

  1944年6月6日晨6時30分,以英美兩國軍隊為主力的盟軍先頭部隊總計17.6萬人,從英國跨越英吉利海峽,搶灘登陸諾曼底,攻下了猶他、奧馬哈、金灘、朱諾和劍灘五處海灘。此后,288萬盟國大軍如潮水般涌入法國,勢如破竹,成功開辟了歐洲大陸的第二戰場。在如今的西方世界,特別是英美,許多人認為,諾曼底登陸是二戰的轉折之戰。但無論從戰役之殲敵數量,還是從戰略由守轉攻等方面看,諾曼底都無法與斯大林格勒保衛戰相提并論。

  對于諾曼底登陸的紀念,也是從20世紀70年代以后開始越來越高調起來。美國方面,首先是1978年,時任美國總統吉米·卡特以私人身份出席諾曼底登陸34周年紀念。法國方面,直到1984年,才由時任總統密特朗用他的政治智慧,開始官方紀念諾曼底。此前,特別是戴高樂時代,由于諾曼底登陸行動是將法國方面排除在外的,由此導致法國人對諾曼底登陸紀念并不感冒。

  蘇聯解體、冷戰告一段落之后,諾曼底也沒能立即成為“秀場”。直到2004年,第一次出任俄羅斯總統時期的普京、時任德國總理施羅德應邀參加諾曼底登陸60周年儀式,由此帶來的是——作為曾經的二戰盟友、冷戰對手的俄羅斯,以及作為二戰對手的德國,都第一次有領導人出席諾曼底登陸紀念儀式。

  然而,自此以后諾曼底登陸逢五逢十的紀念日,也并非每一次都能夠實現“大團圓”。

  諾曼底登陸紀念本身,未來可能會隨著國際局勢的變化而變化,倒是唯有對當年在歐洲、亞洲、北非等地戰場上英勇戰斗的盟軍將士來說,一個和平、合作與發展的世界,更能告慰他們。


值得紀念的20世紀大事件



  今年受到法國邀請,參加諾曼底登陸75周年紀念儀式的,除了美國以外,還有加拿大、德國、澳大利亞、新西蘭、比利時、盧森堡、波蘭、挪威、丹麥、瑞典、希臘、斯洛伐克和捷克等國。陣容也不算小。不過其中,仍然要數與各國開懟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最忙。

  6月3日至5日,特朗普到訪英國。這本是一次工作訪問,順道去樸茨茅斯參加英國方面諾曼底登陸75周年紀念。但今年4月,從白金漢宮傳出消息稱,特朗普此次訪英,將從工作訪問升級到國事訪問,特朗普夫婦成為女王的座上賓。

  在特朗普訪英之前,由于陷入脫歐僵局,支持英國脫歐的首相特雷莎·梅于5月24日宣布——將于6月7日辭職,之后將選出她的繼任者。在辭職前,梅以首相身份見鼓吹英國脫歐的特朗普,說出的是無盡遺憾。

  此前,對于諾曼底登陸,梅已再次強調:“1944年6月6日諾曼底登陸是無與倫比的國際軍事行動,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轉折點。如果沒有75年前來自世界各地令人難以置信的軍人的犧牲,我們今天所擁有的自由不可能實現。今天,當我們面臨新的和不同的安全挑戰時,必須繼續站在一起,維護我們共同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

  顯然,無論英國的脫歐進程進行到哪一步,單以梅的這一表述,就能令歐美包括德國在內的盟友無可指摘。但普京可未必這么看歷史。今年5月9日,俄羅斯在莫斯科紅場舉行勝利日閱兵,紀念衛國戰爭勝利74周年。普京如此說:“俄羅斯歷史上有過不少英勇成就,但戰勝納粹在其中占有特殊地位。”在俄國人看來,斯大林格勒保衛戰的勝利,才是二戰的轉折點。自1942年2月斯大林格勒保衛戰勝利以后,蘇聯紅軍由守轉攻,在戰略上形成了盟軍必勝的局面。當然,諾曼底登陸之后,盟軍開辟了歐洲第二戰場,確實加速了二戰勝利的進程。但登陸日的確定可是美英方面遲遲沒有決定的,直到蘇聯收復全部被占領土,揮師東歐追殲德軍之際,英美軍隊才在諾曼底登陸。

  以殲敵數量而論,斯大林格勒保衛戰令德軍死傷約85萬人。蘇聯為了獲得勝利,付出了近113萬人傷亡的代價。而諾曼底登陸,德軍傷亡、失蹤或被俘人員總計近29萬人。可見,諾曼底的戰役規模比斯大林格勒要小得多。如果以整個二戰歐洲戰場來衡量,蘇聯紅軍擔綱的東線,更是消滅了納粹百分之八十的力量。當然,諾曼底登陸自有其價值,這一代號“霸王行動”的作戰,令希特勒德國“堅不可摧”的“大西洋防線”被打開了一個缺口,盟軍開辟了歐洲第二戰場,改變了二戰的戰略態勢,無論如何,是值得紀念的20世紀大事件。


成為一個風向標


  然而,對于諾曼底的紀念,素來像是個風向標。在二戰勝利以后,諾曼底所在的法國,很長一段時間并未以官方的名義對這場戰役加以紀念。由于諾曼底位處法國,美英方面囿于國家主權的限制,也不可能主動跑到諾曼底做官方的紀念。法國方面一度不以官方名義紀念諾曼底登陸的原因,在于二戰后,法國領導人戴高樂將軍認為——諾曼底登陸是美英軍隊的軍事行動,當年作為法國全國抵抗運動委員會領導人的他,并沒有被通知參加行動。

  直到1984年,在諾曼底登陸40周年之際,時任法國總統密特朗以其高度的政治智慧,將原本純軍事性質層面的紀念行動,上升為各國元首參加的一個紀念儀式。時任美國總統里根,首次以美國總統的身份參加了紀念活動。吊詭的是,由此,這一紀念活動越來越帶有美國色彩,登陸也被西方輿論描述成一場美國式的英雄行動。

  在蘇聯解體之前,對于諾曼底登陸的紀念是絕無可能由蘇聯領導人參加的。1990年代以前,諾曼底登陸紀念還帶有強烈的冷戰色彩。其向蘇聯傳遞了兩重含義。首先,盡管二戰中蘇聯紅軍在東線打敗了德軍,但是英美盟軍在西線同樣取得了勝利,諾曼底登陸的成就,與斯大林格勒戰役相比,毫不遜色;其次,大西洋聯盟是堅不可摧的,它始于二戰,以英美的特殊關系為基石,未來也必然會是勝利者。

  蘇聯解體以后,1994年諾曼底登陸50周年紀念日,以親西方面孔出現在世人面前的時任俄羅斯總統葉利欽,也沒能出現在法國。畢竟,蘇聯解體以后,俄羅斯軍隊要到1994年8月底才從德國東部完全撤離。

  又十年以后,諾曼底和風勁吹。俄羅斯領導人和德國領導人首次出現在紀念儀式現場。時任德國總理施羅德在諾曼底表示:“對德國而言,諾曼底登陸絕不意味著一場失敗,而是迫使納粹倒臺的一個步驟。”

  2009年,諾曼底登陸65周年紀念中,人們的關注點集中在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和法國總統薩科齊身上,低估了英國人出場的意義。到了2014年,諾曼底風向標又變,轉而針對起前來參加紀念儀式的普京。西方領導人都似乎在給時任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討說法。



“諾曼底四方會談”沒了


  上海外國語大學歐盟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上海歐洲學會學術研究部主任忻華告訴《新民周刊》記者:“俄羅斯曾參加諾曼底登陸紀念,是表示對當年俄與歐美聯合戰勝德國納粹勢力的那段歷史的認同和肯定。德國方面也早已正視那段歷史。2015年,俄紀念戰勝德國納粹70周年的閱兵,默克爾也參加了的。”

  普京倒也未必是刻意不參加諾曼底登陸75周年紀念儀式。翻看歷史記錄,俄羅斯總統參加過的諾曼底紀念儀式,主要是2004年60周年紀念、2014年70周年紀念。換句話說,俄羅斯出席的大約是逢十之會,而不出席的是逢五之會。今年既然是個逢五之會,俄羅斯總統不出席,倒也是符合不成文的慣例的。

  另一方面,第二十三屆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將于6月6日至8日舉行。回顧這一1997年開始舉辦的論壇,素來也是高朋滿座、有元首出席的,除了中國、獨聯體國家和一些東南亞國家的領導人曾經前往以外,2010年,時任法國總統薩科齊也曾前往。今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6月5日至7日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并出席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無論普京出席不出席圣彼得堡的論壇,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會見習近平是一定的。這么一來,是否還能抽出空去前往法國呢?

  回看2014年,普京在諾曼底參加紀念活動的時候,正逢蘇聯時期分配給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重新并入俄羅斯版圖。普京與德國總理默克爾、時任法國總統奧朗德、時任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坐下來聊了許久。之后,這四國領導人有關烏克蘭問題的會談,就被稱為“諾曼底四方會談”。

  然而,從諾曼底談到明斯克,四方于2014年9月達成的停火協議并沒有在烏克蘭落實。直至如今,諾曼底四方會談已經名存實亡。由此,克里米亞問題成為了俄羅斯與西方關系新的轉折點。

  特朗普前往法國參加諾曼底登陸75周年紀念之際,烏克蘭局勢已有所緩解,在波羅申科下臺澤連斯基上臺后,烏克蘭很有可能會重新審時度勢,重新定位自身與俄羅斯的關系。希望歐洲跟著自己轉的特朗普,看到的可能未必是他希望的結果。畢竟,歐洲需要俄羅斯的石油,同時又忌諱俄羅斯的實力。忻華說:“歐盟對俄吞并克里米亞、實際控制東烏克蘭的行為無法容忍。歐盟原本做著后現代的夢,普京一聲炮響,把歐盟拉回到了現代社會。”同時,忻華還認為,美國對諾曼底念念不忘,也因為這場戰事對美國形成了心理創傷。“諾曼底戰役,美國人第一次認識到什么叫陸地戰場的現代化的機械化戰爭。此前美國人沒有在歐洲與二戰中的德國交過手,諾曼底才第一次直接交手,美國人眼看著自己士兵幾分鐘里被德國人切菜斬瓜一樣打成馬蜂窩,心理上是非常震撼的,形成了心理創傷。”這也很有可能讓如今的美國無法挺到第一線和俄羅斯硬懟。

  在諾曼底登陸75周年之際,英國皇家郵政設計了一款紀念郵票,但卻在郵票上誤用了美軍登陸印度尼西亞照片,遭到網友 “炮轟”。一張小小的郵票之失誤,確實不能算大事,頂多讓人哂笑一番罷了,可如果美國也好,英國也罷,在當前國際形勢下產生戰略誤判,那損失可就大了。無論即將產生的新的英國首相,還是起碼還有一年多,或許還有五年多美國總統工作可干的特朗普,不知道是否明白這一點。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