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不想搞攝影的鐵匠

日期:2019-11-13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撰稿| 周忠華(安徽蕪湖,攝影愛好者)

  

  秋天去歙縣大洲源,在周家村鄰近的一個小村,有幸拍到了打鐵花的場景。

  那是在晚飯后,驅車去62歲的張鐵匠那兒。我們下車步行百米,到一小山坡上,即是張鐵匠家。女主人搬出長凳和竹椅,熱情地招呼我們坐。正往火爐加炭的張鐵匠站起身。頭戴禮帽,草綠外套上套一皮圍裙,消瘦的臉龐,鼻尖上架一副眼鏡,這外形,真讓人不敢把張師傅同“鐵匠”聯系到一塊。

  張鐵匠和帶我們去的張支書用當地話說著什么。隨即,張支書對我們說:“每個人付20元錢給他。”張鐵匠道:“前一段時間全國各地都有人來拍,煤炭、生鐵都是我們自己買的,不收錢就得往里賠錢,我們也要生活呀!”“是的,是的,收錢是應該的。”我連連點頭,表示理解。

  打鐵花之前,爐火的溫度要達到1000攝氏度。即將熔化的生鐵塊外面,包上熟鐵,鐵匠必須用鐵錘準確地砸向這“鐵包鐵”。剛柔并濟,方有鐵花四濺的效果。

  第一次鐵花飛濺時,我沒能拍好。張師傅又用火鉗夾住一塊生鐵放在火爐上,為第二次打鐵花準備。忙里偷閑,他點上旱煙,猛吸了一口,對我們說:“要拍出好片,第一錘砸下去時,鐵花最漂亮。上次合肥來的一個攝影師就拍出了大片!”我給他看我拍的片子,他說:“沒抓拍好,用B門,感光度ISO打到100上!”攝影專業術語都用上了,令我驚奇。好友笑著說:“張師傅干脆改行搞攝影,肯定能成為大師!”“哈哈哈,不能跟你們比,好多人來拍片,多少學了點。”他開心地大笑。“他可是村里的寶,他搞攝影了,誰來打鐵,有那么好看的鐵花給你們拍!”張支書不失時機地夸贊道。

  張師傅臉上泛著紅光,右手高高舉起鐵錘,精準地砸向左手鐵鉗夾緊的已經燒紅的生鐵,堅硬漆黑的鐵塊在一次次擊打下,逐漸變得柔軟可塑,鐵與鐵的碰撞聲,在秋夜微寒的小山村上空環繞。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408837420257186642945750397202244237758308599672477893193354972379220452329068858748610954742075353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