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廣域 > 正文

消失的三岔港苗圃

日期:2019-06-0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崔立(上海,公務員)


  三岔港苗圃,位于黃浦江與長江的交匯處,如今叫作上海濱江森林公園。

  這里,曾經也是我灑過汗水的地方。本世紀初,我和兩男兩女四位同學,由學校安排,到當時上海綠化建設公司所屬的三岔港苗圃實習。3月的陽光是溫和的,像剛剛探出頭的春天的嫩芽。實習的工作輕松而愉快,沒有什么硬性的任務,苗圃里多的是樹苗。當時苗圃派了一個年輕綠化技術員管理我們。技術員比我們大不了幾歲,青澀的臉,個兒不高,聲音也不大:“今天,我們主要是清點一下一大隊的香樟樹……”我們要豎起耳朵努力去聽。我們的到來,剛好為所有苗木做一輪細致的清點。苗圃分四個大隊,我們從不同樹種,不同胸徑進行清點、記錄。有時還免不了要走進苗木叢中。有次,剛走進苗木中的女生茅小梅一聲尖叫:“媽呀!”把我們也嚇了一大跳。我們眼瞅著一條細長的蛇就突如其來地竄了過去,像一根綿長而靈活的繩子。

  我們住苗圃內一幢二層小樓,男生負責買菜,女生負責洗菜燒菜。有次,一個男同學來看我們,我們買了好多菜和酒。那晚,那個男同學酒喝得有點多,先是站在陽臺上夾著個拖把說要飛,睡至半夜,我醒過來,聽到有水沖刷的聲音,睜開眼睛,就看見那個男同學閉著眼睛,正對著一張床在噓噓……

  實習期是三個月。這三個月,我們幾乎走遍了苗圃的每一個角落,每一棵樹苗都點過看過了,也在那里灑下過不少汗水。如果說對苗圃沒有感情,那一定是假的,畢竟這也是離開校園,我們第一個落腳的地方。后來,茅小梅留在了苗圃,成為了正式員工。那個技術員還對茅小梅表示過愛意,等等。那都是后話了。

  再后來,聽說,三岔港苗圃就沒了,成為了上海濱江森林公園。

  不久前的陽光明媚的一天,時隔十數年,我不期然地來到了濱江森林公園,走過大門處,門口的大片的花兒,還有成片的綠樹,兩側的行道樹,幾乎已經看不到從前的影像了,但再走進去,慢慢地,記憶中的點滴印象慢慢地升騰,當年的感覺又回來了。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