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觀察家 > 正文

美伊決斗,特朗普打得起?

日期:2019-08-1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伊朗問題背后牽涉美國多重利益考慮,但從現實情況看,美國并未達到其設定的利益目標。而且,上述所有要素都在動態發展,現在的情況是,美國打不起,伊朗拖不起,第三方力量的作用正越來越顯現出來。
編輯|李偉建 撰稿|李偉建

  

  以前看西方的老電影或者美國早期的西部片,常常會看到決斗的場面:兩個貴族或是兩個牛仔為了榮譽抑或是為了所謂的愛情,握著劍或舉著槍彼此指著,一步步走近,就看誰先眨眼,誰先趴下。這在某種程度上像極了現在美國與伊朗的博弈。所不同的是,兩個人的對決變成了兩個國家的對抗,雙方手中的武器從冷劍火槍變成了導彈航母,決斗目的不是為了捍衛某種榮譽,而是為了某種政治利益。

  但是從深層次看,美伊沖突絕不是兩人決斗那么簡單。決斗總要決出勝負,總有一人最后能達到目的:贏得榮譽或者收獲愛情。美伊博弈是為了政治利益,政治利益本身很難分出輸贏,更何況美國追求的利益根本就含糊不清。特朗普倒是說得很明白: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和其它幾個大國與伊朗簽署的核協議太糟糕,它管得住伊朗一時管不住一世,因此必須推倒重來。當然,特朗普事實上的想法也未必就是那么單純,其退出伊核協議,重啟對伊制裁,背后是有著多重利益考慮的。而美國國內有一股極右翼勢力則試圖借機一舉推翻伊朗現政府,特朗普身邊的蓬佩奧、博爾頓等政客一直在背后推著他往沖突的邊緣走。這些政客背后還有一大批握著選票的親以色列反伊朗的選民,也對特朗普的對伊政策有著不可低估的影響。隨著美國大選之年日益臨近,這些選票對謀求連任的特朗普變得至關重要。另外,在地區層面也有一些國家不斷在利用和塑造特朗普的伊朗政策,為自身的利益服務。

  事態發展至今早已超出伊朗問題本身及美伊關系范疇,簡單來說,除了伊朗核問題本身,美國重新挑起事端還有以下考慮:

  從地區層面看,特朗普政府推高“伊朗威脅”,是為挑起阿拉伯國家與伊朗的矛盾,讓在安全上依賴美國的海灣阿拉伯國家與伊朗關系處于一種高度緊張狀態,可讓美國在其中東戰略持續收縮的情況下繼續保持在中東的軍事存在及對中東的影響力。美國一來可以趁勢向這些阿拉伯國家出售武器,二來也是為美國正在竭力推動組建的阿拉伯版“北約”樹一個敵人。只要伊朗的“威脅”始終存在,這些國家就難以擺脫對美國的依賴,而美國一旦需要也隨時可以尋找理由重新介入。此外,美國也以共同應對伊朗威脅為由頭,借機拉近沙特等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關系,進而爭取這些阿拉伯國家默認甚至支持美國一直在籌劃推出的“世紀協議”。

  從國際層面看,美國挑起伊朗危機至少有三重考慮:一是把伊朗問題用作對他國進行長臂管轄的工具。制裁與伊朗做生意的公司,更是借此打壓中國這樣的被美國視作主要競爭對手的國家。二是向西方盟國施壓,迫其在伊朗等問題上明確站隊,回到美國陣營。三是威逼其它與伊朗有石油貿易合作的如土耳其、印度、韓國、日本等國家聽美國調配指揮,按美國旨意行事。

  最后,對特朗普來說最為重要的還是迎合美國國內猶太裔選民及基督教福音派選民的反伊情緒,為其競選連任贏取支持。

  綜上,伊朗問題背后牽涉美國多重利益考慮,但從現實情況看,美國并未達到其設定的利益目標。而且,上述所有要素都在動態發展,現在的情況是,美國打不起,伊朗拖不起,這樣的對峙狀態雙方都難以持久,在這種情況下,第三方力量的作用正越來越顯現出來。當然,還有一種風險始終不能低估,美國一直在海灣排兵布陣,擺開對伊軍事打擊的架勢,而伊朗摸準美國不敢輕易動武,反而不時以攻為守。如果一旦沖突升級,局勢失控,一切就都另說了。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80511450330357264358238338216596789365412155862759280259842948535737773956231667284132383773055122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