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采編幕后 > 正文

別以為小赤佬不懂父母心

日期:2019-09-12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作者| 孔冰欣

  

  梁實秋的小女兒梁文薔說過,迅哥兒,本著他懟天懟地的圣斗士精神,認為文學是有階級性的;但雅舍主人不敢茍同這樣的觀點,秋郎更強調文學的人性,比如母愛,窮人有,富人有,不論階級,不管窮富,母愛不是政治的工具,它是永恒的。

  時至今日,雙方仍各有擁躉,但與此同時,所有人都無法否認的是,不管文學屬性為何、服務為何,天下父母,真個可憐可嘆。“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可憐天下父母心。而2019年的暑假,一部熱播劇《小歡喜》,更是將中國式父母“一把辛酸淚,捎帶微微甜”的“生而為人,不容易”,添磚加瓦地給拍出來了。總制片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劇集還是依著“以愛為本,共同成長”的核心發力,不想在其它有的沒的上說三道四。也是,生活已然一地雞毛,何苦“逼”觀眾繼續在虛擬現實里找虐?聰明的文藝創作者們,當在作品里提供一些緩沖、思考的空間,如此,既保證了“小歡喜”的心情,也規避了不必要的風險,可謂一石二鳥。

  記者猶記高三時班主任曾專門留出一節課的時間,讓同學們輪流上臺發表感言,以謝父母養育之恩。有人回憶自己考試不好不敢回家、老父尋兒翻墻差點摔斷雙腿,有人痛哭當年高燒不退幾近口吐白沫全靠老母背到醫院不離不棄……總之,情節曲折,內容豐富,大家說著說著,眼淚鼻涕一把,恍然大悟不知爺娘愛之深者,簡直禽獸不如。見狀,班主任老懷甚慰:這群小赤佬,還是有良心的。

  所以呢,教育問題,雖的確灼心,可急也急不來啊,而只要大家依舊“愛”著,天不會塌——我們不該高估人類的智慧,卻也不該低估人類的韌性。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4989943614543314318220851024752315515568111708787117262289487869515227215742362640839394414908473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