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采編幕后 > 正文

歸來仍是少年

日期:2019-06-05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作者|王 煜

  面對外來的強勢封殺,華為究竟該怎么應對?除了新聞采寫的呈現,我發現還能通過另外一個有趣的角度來觀察。

  今年兒童節前夕,華為發布了一部名為《悟空》的微電影,本來這可能只是個推廣其最新手機產品的短片,但放在當下的語境里,片中的大量細節則不能不說有著別樣的意味。

  影片中,大概30年前的山村里,小男孩把孫悟空當成自己的偶像,這只猴子一身是膽,敢于挑戰強大的“壓迫勢力”。他用一支鋼筆換到城里的《大鬧天宮》電影票,但在跋山涉水去城里的途中,被蛇咬傷、被野獸威脅,在森林里風餐露宿、茹毛飲血。他靠著對悟空精神的信念,揮舞著用木棍自制的“金箍棒”,扛過了這一切艱難險阻。

  從年代的設置、情節的編排來看,這幾乎都是在隱喻華為的發家史。華為似乎想借小男孩來說:什么魔法狠毒,自有招數神奇;八十一難攔路,七十二變制敵。只要手握象征著知識產權和自主創新的鋼筆,我就能換來走向外面世界的入場券;走出去的歷程不管多難,只要不忘初心堅守使命,還有利器加持,便可逢兇化吉。這根“金箍棒”,完全也可以理解為華為的法律工具。

  有意思的是,華為即將發布的自主產權操作系統叫“鴻蒙”,而《西游記》第一回的末尾正有這一句:“鴻蒙初辟原無姓,打破頑空須悟空”。短片《悟空》的結尾,華為還玩了一把穿越:小男孩走出深山到了城里,已經是三十年后,父母已生華發,而他仍舊年輕。

  希望中國的華為們都能如此:追夢不言辛勞,縱歷千山萬水,歸來仍是少年。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