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新聞人心中眼里的“天下”

日期:2019-10-30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閱讀提示:從老師深耕廣拓的教學科研,到學生深入社會的從業實踐,90年來,幾代人薪火傳承,每一個細節都凝聚著新聞人的智慧與熱愛。
作者|王仲昀


  深秋十月,當《新民周刊》記者推開上海市楊浦區國福路51號西側的一扇黑漆大門,一幢正面望去呈“凸”字形的黃色獨棟小樓映入眼簾。綠樹環繞,墨綠色的窗框彰顯著歲月流逝的痕跡。這里是復旦大學老校長、新聞學系老系主任陳望道先生的舊居,而今已作為《共產黨宣言》展示館,于去年5月重回公眾視野。展館前的陳望道雕像下鐫刻著幾個字:“信仰的味道”。

  誠如斯言。復旦大學新聞學院之所以能歷久彌新、屢創輝煌,根本原因在于一代又一代如陳望道這般杰出的新聞人辛勤耕耘、堅守信仰。從老師深耕廣拓的教學科研,到學生深入社會的從業實踐,90年來,幾代人薪火傳承,每一個細節都凝聚著新聞人的智慧與熱愛。


“信仰的味道”


  提到復旦大學,提到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就不得不提到一個人,他便是陳望道。很多人熟悉陳望道,在于他是《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的首位譯者、中國現代修辭學的重要奠基人。事實上,在復旦大學度過的漫長歲月里,他不僅將畢生精力奉獻給這所大學,也與復旦大學的新聞學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

  這段跨越半個多世紀的緣分,最早要追溯到復旦大學新聞學系的成立。“望老是1920年到復旦國文科工作的,最初他開設了文法、修辭學課程,后來又與邵力子一起開設了新聞學講座。1927年,望老擔任中國文學科主任之后,把新聞學講座擴展為新聞學組,特聘新聞名家講授‘新聞編輯’、‘報館組織’、‘新聞采訪’與‘新聞學’等專業課程。正因為有了這個基礎,1929年復旦調整系科時,才有可能把原來的中國文學科分成為中文和新聞學兩個系,從而才有了當時復旦的新聞學系和今天的新聞學院。”陳望道之子陳振新在接受《新民周刊》記者采訪時說道。這便是復旦大學新聞學系最初的由來。

  1930年,陳望道先生為保護左派學生,被迫離開了復旦大學。為復旦新聞學系創立作出重要貢獻的他,并沒有遠離熟悉的新聞事業,而且積極投身于新聞實踐。他開大江書鋪,出版大量介紹新文藝思想的書刊;他辦報紙,是《民國日報》副刊婦女評論的主編;他創辦《太白》和《大江月刊》兩份雜志,同時出版《修辭學發凡》《因明學》《望道文輯》等著作。這段經歷使得日后陳望道先生所主張的新聞教學改革擁有了極為豐富的田野經驗。抗日戰爭爆發后,復旦大學也遷往重慶北碚。1940年,陳望道回到了闊別10年的復旦大學。這一次回歸,他先是于1941年出任新聞學系代理系主任,次年又正式成為系主任,直到1950年才因校務繁忙而主動辭去了新聞學系主任一職。從1942年開始,陳望道身體力行,在這8年的革命歲月里將復旦大學的新聞學系打造成一批真正具有信仰的新聞人的聚集地。

  為培養出“有鞏固基礎、有發展前途的新聞文字工作者”,陳望道極為注重理論與實際相結合。學理方面,除了“采寫編評”相關專業課程,陳望道將《哲學原理》《倫理學》作為必修課。他希望新聞學系的同學具備必要的邏輯思維能力,能夠辯證地看待問題。而對于學生的實踐培養,他的理念也別具一格。當時他為鍛煉學生從身邊的事物中發掘素材的能力,建議學生去學校附近的茶館練習寫作。

  陳振新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訪時提到了一個故事:當年在重慶,有一天陳望道上課,進教室后他不急于講課,卻提出了一個問題要求同學們回答:“哪一位同學能告訴我,我們每天來上課要經過的那座橋,兩邊的護攔桿有幾根?”同學們面面相覷,沒有人舉手回答。陳望道嚴肅地告誡學生,作為未來的新聞人,要隨時注意身邊的事情,要有敏感性。

  此外,重慶時期,陳望道還募集資金,創辦了當時中國高校的第一座新聞館。新聞館設有編輯室、會議室、印刷所、圖書室以及收音廣播室等,為當時復旦新聞學系的教學實習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基地。談到這背后的故事,陳振新也連連感慨當年望老的艱辛。1944年,抗戰已進行到后期,正是條件最為艱苦的年代,在這時創辦新聞館的難度可想而知。自那年夏天起,陳望道到處借錢籌款。為省錢省時,他每天都是買個燒餅,喝杯水,就算作吃了頓飯;晚上睡在朋友家滿是臭蟲的床板上。如此歷時將近半年,終于解決了資金的問題。過于勞累的陳望道之后也大病一場,足足休養一個多月。1945年4月,新聞館終于落成。“雖然只是十幾間用竹片涂上爛泥造起的平房,但在當時看來,難度不亞于現在造一座高樓大廈。”陳振新如是說。

  新中國成立后,陳望道與復旦新聞學系的故事還在繼續。據陳振新回憶,新中國成立后的1952年,陳望道被任命為復旦大學校長。雖不再是新聞學系主任,但他仍把新聞學系當作兒女來培養。正因為這種感情,在1952年院系調整時一聽說復旦新聞學系要撤消,陳望道急得不得了。之后他兩次專程去北京,找教育部不行,又去找周恩來總理,最后毛主席說“陳望道要辦,就讓他辦”,新聞學系才保留下來,這座新聞人信仰的殿堂得以矗立至今。


開闊的世界


  老一輩的新聞人為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在革命歲月中打下了堅實的辦學基礎,此后一代代學子從這里走出,繼往開來。新聞學院1949級校友、原陳望道秘書藍聚萍告訴《新民周刊》記者:“當年我們新聞學系的學生在我看來特別單純,哪里需要我們,我們就去往哪里。帶著這樣的信念,很多同學畢業后便奔向全國各地的媒體,將新聞學系教授的知識學以致用。”

  《人民日報》海外版原總編輯詹國樞便是藍聚萍提到的學子中的一員。接受《新民周刊》采訪時,他表示當年原本報考復旦哲學系,但不知為何最終被新聞學系錄取。“常言,選擇決定命運。我的這個選擇,似乎有些被動,然而歪打正著,人生這關鍵的一步,很慶幸是走對了。剛到復旦讀書時,突然從金沙江邊小縣城來到長江入海口的大上海,只覺得世界突然間開闊了許多,滿眼都是前所未見,前所未聞!入校第一年,有些激動,有些好奇,還有些自卑,有些惶恐。”這是詹國樞入學時心境的真實寫照。

  詹國樞在新聞學系求學時,除了學好專業知識,也始終保持著旺盛的表達欲。在當時,愛表達的詹國樞鐘情于小說。“之所以嘗試寫小說,是受環境影響。新聞學系與中文系是兄弟系,彼此接觸較多,看到人家寫出了那么多精彩的文藝作品,我們學新聞的只有佩服的份兒!大家明白,今后從事新聞工作,吃的是筆桿子這碗飯,筆頭不硬是不行的。于是,抱著練筆的目的,全班同學開始練習寫作。”抱著鍛煉筆頭的理念,詹國樞開始了小說的寫作,沒想到自己的第一篇作品便成功發表。

  “我第一篇小說取名《回家》,寫的是‘文革’期間的故事。雖然是‘瞎編’,但也有些依據,再加點合理想象,最終居然將故事編‘圓’了。后來投稿給湖北一家雜志,沒想到很快發表了。我當時非常激動,一夜難以入眠。”寫作的習慣自那時起就一直保持至今。今年已經70歲的詹國樞,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仍然保持每兩天發表一篇新聞評論。

  1977年考入復旦大學新聞學系之前,詹國樞已經成家。學習之余,他也與新聞學系的其他同學在生活中留下了美好回憶。“當時我已經有5年以上工齡,可以帶薪學習,但薪水實在有限,寒假從不回家。同寢室幾位上海同學大建、小潘、小顧、光明,輪流請我到他們家里過春節,大家其樂融融,讓我這遠方游子體會到家的溫暖。還記得有一位湖南同學何恒運,有次他回到學校,拿出帶來的香腸、臘肉,放在飯盒里,找些枯枝,在衛生間燒熱后我倆大快朵頤。”

  入學時恰逢“文革”結束恢復高考。這是一個朝氣蓬勃的年代,時代的烙印同樣留在了詹國樞這樣的新聞人身上。“80年代,是新中國歷史上非常有活力、非常有激情、上上下下勠力同心,一個心眼投身改革開放事業的令人難忘的年代。正因此,我們求學四年,可以說是激情燃燒的歲月,加之我們的系主任王中教授以其膽識、水平和智慧,言傳身教,給了我們寶貴的知識積累和品德教育,給我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乃至影響到了我們下半生的新聞從業道路。我們新聞學系77級同學到各個地方后,大都能堅守良知,奮力拼搏,不計名利,埋頭苦干,與這一段求學經歷大有關系。”詹國樞說道。

  數十年來,許多新聞學子和詹國樞一樣:初來復旦時,上海于他們而言是“開闊的世界”;憑著在新聞學系的學習被賦予的學識與品格,他們畢業后奔往更加開闊的世界。


青春的朝氣


  沒有人會永遠年輕,但總有人正年輕。在復旦大學新聞學院迎來90歲生日之際,“90后”與“00后”的年輕學子成為這所學院的生力軍。互聯網時代,學生接觸的信息更加豐富,在大學階段面臨的選擇也愈發多樣。但無論時代怎樣變化,總有一些屬于復旦新聞人的傳承不會變。

  談到如今對于學生的培養,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劉海貴教授表示:不論在課堂上多少年,作為老師就是要堅持在講理論和方法的同時,創造一切可能,有意識地把學生推出課堂,將學生帶到實踐當中去。

  “理論與實踐相結合”這一理念,在今天的復旦新聞人身上,又散發出全新的生命力。呂京笏作為復旦大學新聞學院一名2017級的本科生,已在主流媒體上發表評論多篇。在他看來,這一切離不開新聞學院黨委書記兼執行院長張濤甫教授的新聞評論課與“特別評論小組”。張濤甫老師給了很多學生評論員發稿接觸業界的機會,這種機會對于他們非常難得。

  復旦新聞一以貫之的核心教學理念讓“90后新聞人”受益匪淺,而在他們身上,人們也看到了關于未來的多樣性。溫曉宇現在是新聞學院三年級的碩士研究生,同時他也在兩年前成為上海市楊浦區的人大代表。在談到畢業后的打算時,他說:“即便我現在身處畢業的關口,我也從來沒有因為擇業的問題特別焦慮過,我知道我要朝著哪個方向努力。我覺得這很大程度上和復旦,以及新院的教育有關。”

  新聞學院的大四學生吳雨濃,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訪的同時,正準備奔赴南非,這并非她第一次前往非洲大陸。早在2018年2月,她便跟隨“保護世界上最后的北方白犀牛”野生動物保護項目去往肯尼亞。在非洲精彩紛呈的經歷里,年輕的她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和自己。

  “早早有了人生的答案,一眼能望到頭,這種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如今,吳雨濃的方向愈發明晰,她把關注點著眼于國家與企業的對外傳播策略。今年5月底,經過層層申報與選拔,吳雨濃如愿來到北京亮馬橋使館區的中國-東盟中心實習。“在這里,不僅圓了我的國際組織夢,更讓我從國際組織、政府等視角重新認識了新聞媒體所扮演的角色。”吳雨濃說,實習期間她通過參與第二屆中國-東盟媒體合作論壇,看到了中國與東盟的合作中,各方媒體是如何扮演好“橋梁”的角色,從而促進各國相互理解。年輕的新聞人,正把復旦新聞的信仰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學生張舒卉、張申博、舒鈺嫣對本文有貢獻)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439413530648963708336480015722427664394806008915254352537945861948013175302962355255582181197256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