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雍和:紀實照片可以解讀一段歷史

日期:2019-05-08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數:0

口述|雍和 整理|王嵐


  雍和:生于1956年,上海人,當代著名攝影家。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上海攝影家協會主席。在多家媒體擔任攝影記者,退休前任上海報業集團圖片中心副主任。1985年當選上海市青年藝術十佳,2002年獲得“上海市范長江新聞獎”,2003年獲得“中國攝影年度人物獎”,2012年獲得中國攝影界最高獎——“金像獎”(第九屆)。多次擔任國內大型賽事評委。2007年出版攝影集《邊角料:2003-2006上海影像》。


  攝影之路上最早的啟蒙來自父親


  我的父親雍文遠,是老革命中的知識分子,上世紀三十年代末在重慶中央大學經濟系就讀時,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父親有一個老的德國照相機,“文革”前給我們三個小孩抓拍了不少照片,在家里、弄堂里,或者是在公園里、馬路上,我們小孩各有一本照相冊。我從小就對照相機不陌生,因為一年總有那么幾次拍照的機會。我感覺自己走上攝影之路最早的啟蒙就是來自父親。

  1973年我中學畢業,17歲的我就到了崇明的前進農場,一直到1982年11月從農場回城,前后一共9年。回城后我被分配到公交公司當售票員,但我不想一輩子做售票員,那么只有好好干,才能跳出來。那時候有創“新風車”“紅旗車”,我一個多月就做到了創“新風車”,帶了徒弟,工資還加了幾塊錢。

  那時候我喜歡上了拍照片。我第一次拿起照相機拍攝是在上世紀70年代中學畢業的時候,那個時候沒有意識要去拍別人,只是拍自己,純粹是留影紀念。那時,我哥哥就在自己家里做暗房,花70塊錢買了西湖牌放大機,在80年代初又買了一臺亞西卡fx3,當時是很貴的,這些機器我都會拿來用。1982年我才開始有意識地去拍,看到好的景、有趣的人和事,就用照相機把它拍下來。

  1982年,我曾經去虹口區文化館參加攝影學習班,在一個老教堂里聽過幾堂攝影基礎課。有一次,公交公司搞職工運動會,我拍了一張職工比賽滾輪胎的照片,發在《解放日報》頭版,在單位里引起轟動,那可以說是我發表的攝影處女作。

  1983年9月,上海要舉辦第五屆全國運動會,當時的汪道涵市長表態要積極支持全運會,要人有人,要錢有錢。閘北區體育館承接了乒乓球比賽項目,體委攝影師孫以鑅忙不過來,需要一個人幫忙,我的鄰居就把我推薦給了孫老師。由于我工作表現出色,公交公司領導對我印象很好,破例同意放人,工資由公交公司出,就這樣我在1983年借調到閘北區體委,在孫以鑅老師手下從頭學起,邊學邊干,直到1985年。在閘北區體委,我有機會開始接觸攝影圈。閘北體育館當時有個馬路體育畫廊,十幾米長,內容基本以區少體校活動為主,有時也會放攝影愛好者的照片。我早期拍的一些照片,就是在那里展出的。當時攝影條件比較差,用的都是自己的照相機,拍的都是黑白照片。我覺得在我起步的時候,孫以鑅老師至關重要,如果沒有他的提攜和教誨,就很難有以后的自己。

  1985年我29歲時,中國市長協會等單位聯合創辦了《中國城市導報》。我是正式出報前的一個月調進報社的。報紙是周報,內容以城市建設為主,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上海還沒有什么大的工程建設,所有上海標志性的新建筑都是九十年代以后的。所以那時候拍工作照片,其實花不了多少時間,也沒有什么好拍的。但是有了攝影記者的身份,可以去一些地方,這給了我一個平臺。

  1982年到1987年,是我熱衷于攝影的初期階段,其間所拍攝的照片,除了少數幾張有點紀實意味的之外,大多數具有沙龍攝影的風格。

  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我把鏡頭對準了上海這座城市,拍攝最多的內容是關于上海的。其間也拍攝過一些外地的題材,比如1991年的華東地區水災、九七香港回歸、九九澳門回歸等,但我用力追逐用心最深的還是上海。我把上海作為取之不盡的靈感源泉。我成千上萬張的照片都是關于上海的,作為都市的視覺文獻,這些照片見證了上海前所未有的巨變,記錄了上海人在其中的生活狀態和精神面貌,他們悲歡交集的表情,他們靈肉浮沉的命運,他們堅韌的生存意志。我用樸素無華的攝影語言將圖像中潛藏的可能性充分打開。這些照片是歷史給予的機會,也是我對經驗情感思想生活的整理和重塑,是一個人圍繞自身對世界進行的勘探和編撰。


不經意中拍的成名作



  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期,我的攝影觀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時值改革開放,整個社會欣欣向榮,只爭朝夕。我開始專注于新聞紀錄攝影的拍攝,從此再沒有對現實生活背過身去。

  我立志從事新聞攝影之后,正好目睹和體驗了上海那時期翻天覆地變化過程。我拍過車展、樓市、股票市場、司法案件、商業活動、文化娛樂、浦東開發、交通建設、城市改造、中外交流等各方面的社會民生形態。在我的鏡頭里保存了許多發生在那個年代的第一次:1990年12月19日建國以來第一家證券交易所成立設在上海浦江飯店;1991年11月19日第一座跨越黃浦江的大橋南浦大橋通車;1992年1月19日開始上海發行股票認購證;1992年5月28日,中國第一個國家級期貨市場上海金屬交易所開業;1992年12月11日建國以來首次批準成立的外國保險公司美國友邦保險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成立;1992年12月24日,上海第一次重新公開慶祝圣誕節;1993年1月1日浦東新區掛牌成立;1993年上海第一次開通免費直撥美國電話,對方付費中文臺;1993年上海首家中外合資大型零售商業企業東方商廈開門迎客;1993年上海第一家超市八仙橋超市開業;1993年4月18日,全國第一個保稅區,上海外高橋保稅區封關運營;1993年6月上海展覽中心舉辦了第一次全國性的大型房產展;1994年8月22日全國首家中外合資超市家樂福超市開業;1995年4月10日,上海地鐵一號線試運營通車;1996年3月18日第一屆上海雙年展開幕;1996年9月14日,上海至南京的滬寧高速公路通車,被譽為長三角黃金走廊;1998年1月27日,中國最大的遠洋集裝箱運輸企業及中遠集裝箱運輸有限公司在浦東新區成立……

  提起我的攝影經歷和攝影成就,“偏偏輪到我”是繞不過去的。其實拍這張照片完全是偶然。那時我從崇明農場回到上海,還沒有分配工作,有的是時間。1982年4月的一天,我陪女朋友到虹口公園游玩,路過一片草地,看到許多年輕人在做擊鼓傳花的游戲,一張張真誠的無拘無束的笑臉讓我感到一股朝氣升騰,畢竟我和他們是同齡人。當時基層團組織活動很活躍,通常選擇在公園里,歡歌笑語代替了過去政治統帥一切的做法。年輕人的生活狀態、人物的神態都很好,我有意無意地把鏡頭對準了他們。當年是膠卷時代,膠片有限,我就拍了幾張。回家后沖洗放大,記得好像放了七八寸,之后就壓在桌上的玻璃板下面。有親戚朋友來,看到了都說好,還有人建議我投稿。我想試試看,就為照片取名為“偏偏輪到我”,投到了《大眾攝影》。取這個名稱也費了一番心思,有我的美好寓意在里面,我的家庭和我,在經歷了一段非正常生活后,我希望有好的轉機出現時,也能有我的一份幸運。因為沒有指望被選上,所以又投了香港的《攝影畫報》,當時兩家雜志都在搞月賽。過了一二個月,兩家先后來了通知,而且都被選中了。這是我第一次在專業攝影媒體上發表作品,可是我來不及高興,馬上感到了害怕,因為這是一稿二投,我怕被追究責任。后來,這幅照片被多家報刊選用,《中國青年報》還配了詩。可以說,這幅照片成了我打開攝影之門的敲門磚。很慶幸,我無意中記錄的一個生活片段,成了解讀一段歷史的注釋,從此,我也開始了有意識地記錄。我發現,只要用鏡頭對準生活,總會有好照片的。從那以后,我常常去公園。30年后的這一天,我又特意回到虹口公園,走近那片草坪。我發現,草坪上鋪著塑料布,許多人圍坐在一起,中外人士都有,一打聽,原來是一家合資企業的員工在聚餐。我毫不猶豫按下鏡頭。前后三十年,通過照片可以很直觀地看到,人們的精神面貌甚至穿著打扮,都更加從容精致,體現了物質文明的進步;社會也更加開放多元,印證了上海是個海納百川的國際大都市。

  上世紀80年代后半期,我所在的《中國城市導報》不屬于主流報紙,許多照片的拍攝,并不是我分內的工作,比如那張經常被各種報刊借用的“股票大賣場”。

  剛開始,上海第一個股票交易營業所在南京西路華山路口的一家銀行里,不久就搬到靜安寺西康路,我就開始去拍了。當時攝影的人并不多,股民也很保守,不愿意讓人拍,那時人們對股票的前景并不看好。1992年鄧小平來上海視察后,發表了許多重要講話,人們的膽子開始大起來了。

  1992年上海陜西南路文化廣場上,有個股票大賣場,成千上萬的股民在這里炒股,當時上海的股票交易點共32家,大多數都空間不大,股民卻有30多萬,無法滿足股民買賣需求,這塊上海最大的室內廣場被征用為股票交易市場,許多證券公司來此增設柜臺營業。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新聞線索,可以拍出很好的紀實照片,于是我就去了。可是跑到那里一看,根本沒法拍,一是警察要來趕,二是股民也不配合。我想跑到舞臺上往下拍,也沒有成功。我不得不通過關系,找到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龔浩成行長,他打電話找到證券交易所領導,特批讓我上舞臺拍了幾張,照片發表在《生活周刊》頭版。半年后,文化廣場的股票大賣場就被關了,而我拍到的1993年初股民在文化廣場買賣股票的鏡頭,成了絕唱,以后再也不會有了。

  上世紀90年代開始,我的許多照片,因其中豐富的社會歷史信息含量,開始被新聞媒體以外的傳播領域所關注和應用。我此時已深諳傳播的作用和力量,我覺得,照片就是要傳播出去,如果只在圈內獲得叫好,大不了是唱卡拉ok自娛自樂,這種自戀太消極,小家子氣了。2003年初,有幾個年輕人寫了一本名為《向上海學習》的書,里面用的一百多張照片幾乎全是我拍的。這本世界知識出版社出版的書銷路很好,但書里面作者卻沒有署名。我雖然有些遺憾,但還是覺得能用這樣的方法傳播我的照片,感到很欣慰。我覺得,自己提供的照片可以解讀一段歷史,我很認同這種做法被大眾讀物認可,我非常有成就感。


許多場景只有鏡頭能保存



  做一個長時期的城市影像記錄工作者,首先要持之以恒,經得起各種阻擋和誘惑,其次要有比較清晰的時代感和大局觀,別只見樹木不見森林,還要有抽絲剝繭的眼光和拍攝能力,眼高手低,將無法見證這段精彩的歷史片段。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影像記錄工作者,我喜歡從小角度來反映大歷史。

  1992年圣誕前,我剛到《青年報》不久。當時,上海在鄧小平視察后,整個社會似乎被激活了,公開慶祝圣誕節成為了人們熱議的話題之一。我跑了和平飯店、新錦江大酒店、延安飯店內被譽為亞洲最大的迪斯科舞廳JJ舞廳等,拍了一些人們狂歡的照片,發現西方文化重回被封閉已久的大陸,純商業性的表演沖擊著人們似乎一貫正統的神經。當時上海人均收入大概300多元,但和平飯店的圣誕晚宴一張門票要888元。就是在那次圣誕晚宴上,第一次出現的比基尼模特表演讓人目不暇接,那次的圣誕晚宴也成了現在圣誕節商業營銷的鼻祖。當年雖然照片拍了,也發表了,但還是沒敢寫具體說明,只籠統簡單地標注為“重見圣誕夜”。

  2010年世博會開幕前,中國館主題電影需要一些改革開放前后上海的照片,編導找到我,我當然義不容辭,非常愿意為這樣重大的歷史機遇助一臂之力,就選了一些照片給他們。不久,編導很高興地打電話給我,說一下子就通過了,但其中有一張照片沒用上去。我問是哪一張?他告訴我,就是美國領事館門前排長隊等簽證的那張。還告訴我,中央領導說,這是張好照片,但放在中國館不太合適。我完全明白,也完全理解。其實這張照片,是偷偷拍成的,而且再也不可能情景再現。當年美領館簽證處在淮海中路烏魯木齊路口,我每天上下班都要經過,每天都看到長長的等候簽證的隊伍。排隊等候的人群里,各種神態的都有,每次看到,我都忍不住想拍。一次,我終于控制不住,拿起照相機就走了過去,但馬上被門口的哨兵制止了,排隊的人也不讓拍。我只能對著美領館門口靠感覺按下快門,只拍了兩張,然后匆忙而狼狽地離開,完全屬于打一槍就跑的性質。回去后沖出來一看,我知道我又抓住了一個難得的畫面。現在那里已經不辦簽證了,門也被封了。所以,那樣的鏡頭,就成了歷史。

  1998年,我從《青年報》進了《新民周刊》,這次工作調動是《新民周刊》主動來找我的。《新民周刊》是新創辦的新聞周刊,上海以前還沒有過這樣的雜志,《新民周刊》是第一家真正意義上的新聞周刊。在《青年報》時,很多時候是圍著新聞轉,《新民周刊》往往沒有及時的新聞概念,要靠自己去發現和積累,自己要建立個圖片庫。到了《新民周刊》,因為有《青年報》的經驗積累,我懂得新聞應該怎么去拍,怎么去抓。我往往會以新聞的眼光去觀察事件,以歷史的眼光去看待新聞。

  2003年我從《新民周刊》到了《新民晚報》,我看中《新民晚報》這個大平臺,我就是想拍照,就是想在上海拍照。照相機是我關注上海這個城市的眼睛和窗口。有些東西會變,需要與時俱進;有些東西卻永存,需要堅守不移。

  我平時也接觸一些國外的新聞攝影師、紀實攝影師,他們都認為當下的中國是紀實攝影人的寶地。因為社會在劇烈的變化,出現了很多新生的事物,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比如,因為城鎮化的關系,大量的東西消失,包括文化、人們的生活方式也起了很大變化。有些地方,特別是歐洲,一個城市的面貌可能100年不變,比如巴黎。而像上海,5年、10年就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包括人的舉止行為、生活方式。所以對新聞攝影來說,當下中國是最好的地方。我覺得現在還有缺憾,很多題材的照片都沒有出現,或者你接觸到了那個題材,但拍得不夠好。當下中國可以拍攝的好題材還是很多的,比如失獨、勞教、計劃生育、食品安全、污染。因為很多問題是只有在特定時期才會出現,往前30年、往后30年都沒有。而像知識產權的問題,現在還沒有人太重視,但我相信以后會有人關注。

  一張照片可以體現作者的所思所想。相片是會說話的,體現著你的發現,體現你的記錄和觀點,你的記錄和感悟。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各種攝影展接二連三地推出。改革開放30年時,《新華社》有記者要寫我的專訪,她看了我的照片后,就拿了我的一組照片去投稿,結果得了中國攝影家協會當年改革開放30年比賽的大獎。那時我就說過,在這樣一個可以謳歌的時代,美圖美文紛紛出籠,恐怕多是一派鶯歌燕舞,舊貌換新顏的解讀。不能說這些全是應付,但把一個時代巨變等同新舊對比絕對是簡單化了,看不出改革開放的偉大和由此付出的代價,也體會不到一個時代逝去的必然和無奈。看見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別忽視了對原生態的破壞;謳歌新興階層的先進,不忘老產業群體的失落;關注人們的安居,別忽視拆遷中的矛盾;記錄跨國公司的搶灘登陸,也要記得農民工進城的艱辛;拍攝物質文明的豐盛,別回避道德規范的缺失。

  我浸潤于都市生活,專注于拍攝上海都市生活,作為一個對時代和歷史有切身體會和認識的都市掌鏡人,我用鏡頭留存了不可復制的歷史,這是我的責任,也是我的榮幸。

編輯推薦
精彩圖文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