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編輯推薦 > 正文

章瑩穎案 引發全球女性的不安

日期:2017-07-19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提示:不斷教育受害人提高防范意識的同時,不如更多地推動形成社會共識,從文化、從心理源頭上,消除性別優越感,消除性攻擊帶來的成就感,才能從源頭上降低對婦女的犯罪率。
撰稿|陳 嵐
 
       章瑩穎,訪美學者,在美國伊利諾伊州失蹤。
  在眾多的女性被綁架、侵害案件里,章瑩穎格外引人關注,高學歷、高智商和高警惕性的她,居然也會在光天化日下被綁架,引爆了國際輿論,也引爆了更多女性心中的不安。
  過去,在女性失蹤或被性侵案中,總有人會有意無意地聚焦到女性受害人身上,去放大受害人的“不當”,“她穿著太暴露了” “她不該喝那么多酒” “她不該在那個時間出現在那個地方”“她不該進入那個屋子”“她不該和他舉止親密”……
  而章瑩穎不具備其上的任何一條所謂的“不當”,可謂是最沒有瑕疵的受害人。甚至在她走上那輛車時,背包都是抱在胸前的。綁架她的人,蓄謀已久。可以說,即使她那天沒有上車,也會在其他地點遇害。一個心理變態的性狩獵者,已經鎖定她為目標了。
  實際上,有相當一部分男性,在潛意識中,將女性視為自己的獵物。一旦有機會,他們會聽從本能發起攻擊——而如章案中的惡魔,則是處心積慮地畫地為牢,追蹤捕捉獵物。
  在揭示暗網一般的黑暗之前,刑警朋友提供給我一些數據。強奸、綁架、被謀殺、被販賣的受害人,近90%是女性。
  而事實上,如果你有一個女兒,最好很早就清醒,和章瑩穎一樣,可能會在若干個拐角被捕食者盯上。
  在文明國家的道路上狂奔了不過區區一百年,婦女獲得選舉權也不過是百年,人們就忘記了一個曾經持續很多年的歷史,至少在文明表層被忘記了:女性是獵物,曾經廣泛地被男性獵取、買賣、囚禁和強奸。
  僅僅是一百五十年前,沒有保護的一個婦女,單獨在這個星球的任何一座城市行走,都可能會失蹤、被綁架,之后就是被販賣或囚禁殺害,她們被囚或殺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她是女性,能夠滿足生殖與性,以及與此有關繁衍出的周邊的一切變態欲望。
  婦女能夠獨自旅行,在歷史的長河里,不過是昨天。
  一個章瑩穎在成長為章瑩穎之前,可能還會遭遇到哪些心理變態的罪犯?
 
第一個拐角——兒童性侵者
 
  美國曾經有過調查,約33%的成年女性在調查中透露,自己在未成年前曾被性侵。這是在美國,美國的兒童保護體系相當先進,美國監護人預防兒童性侵發生的理念深入人心,甚至已經形成一種社會文化,仍然有在社會中占比高達33%以上的受害者。
  而東南亞文化中,礙于面子也好,意識不足也好,對于兒童被性侵這樣的預防知識,成年人多采取鴕鳥政策,不聽、不談也不信。等出事了才震驚地說:哎呀,還有這樣的禽獸啊?
  越來越多的國家地區把兒童性教育提上正式課程,而性教育的一個重要使命,就是讓孩子知道什么是性侵害,可以怎么樣保護自己。
  上周,網絡上一則消息熱傳,一位女童在地鐵車廂里三次被鄰座偷摸,卻毫無反應,乘客拍下,其母親趕來,女童才知道這樣的猥褻行為是對自己的侵害:“我不知道他這是在干什么。”孩子說。
  而同期的另一則四川新聞則顯示了更多的危險,11歲女童在地鐵站里玩耍,被陌生人在眾目睽睽下猥褻,直到路過的市民挺身制止——而這條新聞的后續則是,女童的母親覺得很后怕,決定——盡快將孩子送回江西老家。難道送回江西老家,就不會遭遇性侵害了嗎?!
  6100多萬的留守兒童,由于爺爺奶奶輩的預防性侵害意識更加薄弱,而在鄉村散養生活中,脫離監護簡直是生活常態,他們更容易成為被歹徒捕獵的對象。
  甚至,監護人本身,也可能是加害者。廣州地區一項調查數據顯示,兒童性侵案件中,約80%是親人和熟人加害。而在這些案件中,要說服其他相關監護人,孩子可能會被“親父/繼父/叔叔/姑父/伯伯/爺爺”等人性侵,幾乎無一例外遭到強烈否認。
  我在2015年曾經救助廣西被性侵的一位7歲女童“琪琪”,父母離婚后她跟了奶奶,她只有兩種生活環境可以選擇,一種是跟著奶奶在橡膠園打工,一種是跟著姑姑在家鄉做留守兒童。琪琪當了留守兒童。不久之后,就遭遇姑父的暴力強奸,包括頭部在內全身多處骨折。而她的姑姑,在面對我的訪問時,十分平靜地說:“我老公這個人平時真的很好的,我們真的沒辦法相信是他做的。”而孩子奶奶則認為:“女兒是不可能離婚了,她還有兩個孩子呢,離婚了怎么生活?”她強烈希望被抓的女婿能盡快出獄。
 
第二個拐角:用愛之名的誘奸少女
 
  臺灣女作家林奕含在還是未成年人時,被所謂名師性侵。在父母和老師的眼皮底下,她被“名師”以輔導為名,一次次公然帶走。當她悄悄向父母暗示:“我們家好像什么教育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  她母親驚訝而回避地回答:“性教育?那是給需要性的人唉。”她母親的回答隱含了兩個很糟糕的前提,前提之一是,性是不好的,有需要就是壞(女)人,前提之二,這樣的事,提都不要提,性教育本身就是無稽之談。一句話,折射出孩子在家庭中的處境,她完全會了解,自己所遭遇的一切,不會由父母處得到解救也不會得到理解同情。自己一旦透露或公開被性侵的事,只會給家里添麻煩,并且讓世界知道自己已經“污穢”“不完美”。
  性犯罪者之所以實施對女性的性攻擊,除了泄欲,更多的是要實施控制、侮辱和彰顯主權。某些意識讓他們相信,只要對一個女性實施了性攻擊,就達成了對她的“占有”,就將這具“器皿”打上了自己的專屬烙印。林奕含很長時間走不出陰影,與這樣的意識有關。她確信自己骯臟污濁,“光鮮的外皮下包裹著腐爛的心”,被性侵被誘奸的經歷,是未成年的她無法處理消化的,而家庭和社會給她的意志則認定,一旦被老師“上過”,自己就失去了價值,失去了自尊,失去了生存生活的其他意義。這恰恰也是許多性犯罪者的攻擊動機。
  與章瑩穎案同時刷屏的另外一件案子,是十六歲少女姚某易被同學王某強奸殺害案。照片上的姚美麗出眾,雖然才十六歲,已經有傾國傾城的氣質,她還是一位品學兼優生,卻在深夜被同學王某騙到了無人教室,暴力性侵后殺害。
  少女姚某的被害與章瑩穎案非常相似,在加害人眼里,魅力出眾。姚某處心積慮地尋找機會去獵取她,用強奸和謀殺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永久占有。加害人在學校里都被認為“是個好人”,“不敢相信是他做的”。
  綁架章瑩穎的罪犯認為人生最大的渴望就是擁有一個可以任意被奴役、傷害的亞洲女奴。他的變態心理動機,發源于他心中的性滿足模式,不是平等的、不是利他或者互利的,而是唯我的、予取予求、絕對控制甚至任意宰割的。他是個心理變態的罪犯無疑,但有著類似于他的渴望在兩性關系里進入帝王模式的男性,和希望在兩性關系里處于帝王寵妃(奴隸)模式的女性,又有多少呢——從宮斗劇、帝王劇有多受歡迎就知道了。他們正在彼此喂養,并合謀著一場又一場的囚禁/虐待/謀殺/吞噬,章案的罪犯,只是把這些文化投影變成了現實而已。
  如果把章和姚的經歷放在同一個時間軸上,忍不住讓人唏噓:一個女孩要繞過多少險灘,才能平安抵達家園?一只白鴿要躲過多少獵槍,才能飛上自由藍天?
 
第三個拐角,章瑩穎遭遇的陷阱式誘捕
 
  章瑩穎案情未明之前,就有刑偵專家指出,雖然眾多線索都認為她只是隨機上了一輛街頭的車,但根據同學、老師和家人對章的描述,她是一個警惕性很高的人,絕對不會隨意上陌生人的車,極有可能她和綁架者有過交集。而事實證明,綁架者確實和她是一個學校的,迷戀亞洲色情文化制品,透過網絡在學習綁架、虐待等教程,早已經將綁架章瑩穎列入計劃。章遇害后,他參加追思會,獨自站在人群外面,有如在欣賞自己的杰作,并且已經在尋覓下一個受害人。
  這樣的綁架、性侵,受害人幾乎無法防御。
  無論一個人怎么樣提高警惕,在熟人社交當中,都無法避開陷阱。即便不會遇上章式的變態冷血罪犯,蓄謀已久的普通性侵害通常也防不勝防。而加害者突然爆發的犯罪沖動,也無法預知。
  2016年,美國一個被性侵少女的自白長文在互聯網被廣泛傳播。
  她和朋友聚會,喝多了。被同校男生挾制到酒吧外的垃圾桶附近,強行侵害。她自己幾乎不省人事。而性侵者的父親則對法官說:“我兒子是一個優秀的青年,他不應該為僅僅是(插入那個女孩體內)二十秒付出牢獄代價。”而法官最終竟然判決這樣的罪犯緩刑,并認為受害人也有一定過錯。女孩撰寫了長文,講述自己內心的傷痛,她的創傷是多重的,第一重是被暴力性侵,第二重則是被指責自己對自己遭受性侵負有責任,第三重是罪犯沒有得到應有懲罰。她滿懷傷痛寫道:“我喝醉了酒不是一個陌生人可以撕開我的衣服,任意進入我體內的理由。”
  是的,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她的任何生活方式,都不是別人可以入侵另一個人身體邊界的理由。
  但對于那些狩獵者的罪犯而言,任何事都會成為他們的動機和理由。甚至更多時候,他們根本都不需要理由,就向受害人、向這個世界傾瀉出滿滿的惡意。
 
危險的性別優越感
 
  我們能怎么辦呢?
  江湖險惡,風高浪急,我們能怎么辦?如果我有一個女兒,我該怎么保護她平安長大?并且送給她祝福,加持給她力量,讓她永遠不會遭遇章瑩穎式的悲劇?
  我們首先要形成一個社會共識——性侵害就是性侵害,對任何人身邊邊界的侵害,都是犯罪,任何理由都毫無意義。把目光從受害人的行為上收回來,不管別人喝醉還是迷路,都不是她該被傷害的理由,這樣的討論,甚至都不該發生。美國相關法案就規定了,強奸案受害人的私人生活,不在法庭討論之列,就是為了避免借庭審之機,對受害人進行二次羞辱和傷害,也避免這樣的烏賊戰術,讓受害人失去繼續尋求公義的勇氣。
  在這樣的共識基礎上,教會自己的孩子,安全意識,身體邊界。不僅僅是教育女童安全保護,更要教育男童尊重女性。
  一個家長在聽我的兒童保護課后,拍著胸口對我說:“還好還好,我們家是男孩子,不會吃這樣的虧。”他的臉上甚至有一點點沾沾自喜,而這個表情,恰恰是太多男童家長的誤區。
  誤區之一,是男童一樣也可能遭受性侵害。戀童癖對男童下手的比比皆是,而男童受到傷害,往往更隱秘難以察覺,創傷卻是終身,有些男孩,甚至有可能因此改變自己的性取向。
  誤區之二,認為自己的孩子有性別優勢,其實就是默許自己孩子將來可以成為狩獵者。還是這個家長,得意洋洋地跟我說:“我會教育我家孩子的,早戀什么的千萬別鬧出人命。”他覺得自己的俏皮話很有意思,而事實上,在前文提到的姚某的案件里,那個強奸殺人的17歲兇手,就是在這樣的寵溺中長大,也充滿了性別優越感。直到法庭已經判決強奸殺人的事實,他的母親還堅持對外聲稱,她的兒子沒有強奸,兩人是戀愛關系,女孩和他發生關系是自愿的。也許,在她心目中,她兒子是全天下最富有魅力的王子,是個女孩都應該迷得神魂顛倒,搖著尾巴上來才對,怎么會勞動她兒子去強奸呢?——我這么優秀——你居然不臣服于我——我就要毀掉你——這恰恰是她兒子在求愛遇挫后才會用暴力攻擊的心理模式啊!
  對于女性該如何保護自己,已經有太多太多的課程,太多太多的忠告。
  但我以為,不斷教育受害人提高防范意識的同時,不如更多地推動形成社會共識,從文化、從心理源頭上,消除性別優越感,消除性攻擊帶來的成就感,才能從源頭上降低對婦女的犯罪率,章瑩穎無論走在伊利諾伊還是北上廣的街頭,才是真正安全的。
  
鏈接:預防被失蹤,我們能怎么辦?
  
  出門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尤其是單身出門,更要小心謹慎,而綁架者的目的無非就是謀財害命、特殊癖好、報復社會等,因此,學兩招自保,很有必要。
  1、 單獨出門一定要提前至少向一位家人或朋友說明和誰見面、自己的去處、計劃回家的時間,并及時向家人朋友報平安;
  2、 夜間盡量不要在人少、偏僻的地方行走;
  3、 不要向陌生人透露過多的個人信息;
  4、 被不那么熟悉的人邀約時需要理性分析并學會拒絕,如果一定要求面談,盡量不要單獨赴約。提高警惕,財不外露,色不外流。
 
精彩圖文
網絡訂閱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