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編輯推薦 > 正文

不會談戀愛, 成了一種都市病!

日期:2017-06-21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提示:某種程度上看,嚴山山就像是野生動物園的飼養員,想盡各種辦法讓一些從小生活在城市動物園中的“動物”恢復野性。
記者|姜浩峰
 
      “想知道如何脫單嗎?真誠第一!”這是如今有“魔都月老”之稱的嚴山山日前發出的一條微信。微信一經發出,迅即在朋友圈炸開。短短的一句話,對于渴望脫單的大齡青年來說,簡直成了指路明燈。
  與一些婚介機構,特別是婚戀網站不同,近幾年來,作為單身白領社交平臺——I時代社交圈項目的運營負責人,嚴山山積極耕耘線下社交市場,通過大量線下活動為單身白領提供情感需求服務。社交圈項目采用準公益模式,創立三年以來,嚴山山和他的志愿者團隊已經幫助幾百對單身白領脫單,步入婚姻殿堂。其本人也被不少白領青年譽為魔都月老——大概堪稱上海灘最年輕的月老吧。
  嚴山山一直致力于促成單身人士的線下交流。這對于當下互聯網特別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年輕人來說,某種程度上似乎困難重重。但媒體人出身如今仍在一家紙媒工作的嚴山山卻樂此不疲。某種程度上看,嚴山山就像是野生動物園的飼養員,想盡各種辦法讓一些從小生活在城市動物園中的“動物”恢復野性。然而,效果又有多大呢?不會談戀愛,成了一種都市病。
 
線上的嗨帶不來線下的呆
  
  “正宗310本地青年專場,女生參加有鮮榨果汁獨享……”
  “回到童年,美羅城白領活動……”
  “端午節超大規模的大齡青年誠意專場……”
  最近幾年,在一家報社做副刊編輯的嚴山山,每一個周末都沒有停歇過。盡管家里有老婆孩子熱炕頭,但對他來說,如何做好月老,已經成為了生活中極其重要的一部分。
  比起一些婚介機構匆匆忙忙做網站,以期與新興的婚戀網站打拼,嚴山山卻總是在將互聯網上的人們往線下趕。
  “我手里有一些迪士尼附近香草園的票子,你需要嗎?需要的話,我提供給你,你在網上發放一下,讓單身人士有個配對的去處。”在采訪嚴山山時,恰巧有一位公司老總給他送來幾十張香草園門票。
  “大家都知道嚴山山是出于公益在做這件事,所以我們都會幫他。”這位不愿公開姓名的公司老總如此說。
  在接受了門票贈予的同時,嚴山山卻反對在線上發放門票,而是希望大家能夠報名后到香草園現場來領取門票。
  “我現在的大齡青年公益場,男生從‘60后’到‘80后’,女生從‘70后’到‘80后’,總體來說是這么個格局。別看他們年齡不小了,許多人是有社交障礙的。”嚴山山如是說。
  嚴山山早年曾長期從事人力資源研究工作,之后才入行做媒體。在他看來,幫助單身白領脫單,仍然離不開對人性自身的研究。他向我舉例——
  譬如有一位“60后”男士,若是嘲諷一點說他,再過幾年絕對可以去中老年專場了,可這位朋友依然很羞澀。假如在網上發門票,他很可能會來領票,卻又很可能到時候以種種理由推脫,譬如臨時有事啦、老娘生病啊之類的,找到理由就滑腳不來了。那么,票子也就浪費了。
  “不要看有的人在網上聊得很嗨,擅長各種聊各種撩,沒有用的!”嚴山山感慨道,“這些人不敢在真正現實生活中面對一個活生生的對象。別說撩妹,現在的年輕人有的已經喪失了談朋友的基本技能,連撩菜都不會了。有一次,社交圈在某餐廳組織交友活動,飲料是自助式的。一志愿者小伙伴見某桌氣氛冷場,恰好女生飲料杯都空了,于是建議男士們發揚紳士風度去給女生倒飲料。哪知三位男生一聽,居然全部低下頭看手機,理都不理。那些女生真是尷尬啊。”嚴山山透露,到了晚上,志愿者小伙伴微信問一男生,為何下午不愿給女生去倒飲料。男生回答,因為怕被女生認為是自作多情,所以還是以靜制動為妥。“難怪現在很多女生嘲諷男生連撩菜都不會。”嚴山山感慨。
  在網絡剛剛興起的時候,也就是上世紀末本世紀初,網戀是一件很時髦的事。譬如痞子蔡的小說《第一次親密接觸》。但好歹主人公是從網上到網下,最終是“親密接觸”了的。可如今嚴山山看到的一些網戀對象,24小時不下網,根本就不去追求親密接觸。叫旁邊看的人徒喚奈何!
  “雖然我認為至今為止,初識于網上的對象仍有成功的可能,但線下才是不可替代的。線上配對當然有成功的例子,可其并不具有普遍意義!”嚴山山道出了他希望單身人士線下接觸的根本原因,“一些商業化的婚戀網站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會大肆鼓吹線上交往的好處,但我覺得多元化的線下活動,面對面聊,才會擦出真實的愛情火花!”
  對婚戀問題頗有研究的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解玥瑾則認為,社交障礙,本身可能存在于各個年齡段,甚至在移動互聯網普及以前就存在。如今的青年人中存在社交障礙者,則因為網絡效應使得這種障礙放大了。而青年經歷著由不承擔社會責任到以社會主要角色出現的角色轉變,自我、家庭、社會等都寄予了比較大的期待。如此一來,年齡越往上長,壓力越來越大。
  “我曾經接觸過這樣一位姑娘,我們相識于一次微課群的分享活動。在分享結束后的互動環節中,她并沒有做當場咨詢,而是在微課結束后私下加了我。” 解玥瑾分析著一個她親歷的案例,“她說自己從小就比較內向,與陌生人相處容易緊張,很局促,使得她的社交活動圈子狹窄,缺少朋友。這一點,不僅影響了她的戀愛,其實也影響到了她的工作。因為緊張,她無法順利與別人和諧相處;因為拘謹,她甚至不能完全展現自己的工作能力。”
  在線上,姑娘與解玥瑾頗能互動,可之前在線下,在微課現場,她只能發呆。這種線下的呆和線上的嗨并存的情況,在如今的青年人群中并不鮮見。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并不是壞事。比起從前沒有互聯網的時候呆瓜只能是呆瓜的情況,互聯網給了呆瓜們一個全新的嗨場。只是,如何將這一嗨場用好,并落實到線下,成了需要解決的問題。
 
愛情是一門通識課
  
  解玥瑾與這位姑娘溝通后,發現雖然這個姑娘性格內向,但渴望社交。“擁有主動意愿就是改變的第一步。” 解玥瑾分析道,“有人可能會說,多鼓勵自己,告訴自己勇敢一點,自信一點,開朗一點,勇敢地跨出一步,主動找人多接觸。我覺得這些都很重要,這是建立自信的重要一步。而在此基礎上,關鍵還要正確認知自我,我們對自己要誠實。這個姑娘經常也會用自我鼓勵給自己做暗示,但同時,膽怯、焦慮,一連串的顧慮都會接踵而至。因為她是缺乏社交方法與成功體驗的人,假大空式的英雄主義口號是沒有實際意義的。只能讓自己卡在自我斗爭中一步也邁不出去。”
  解玥瑾在與這位姑娘交流的過程中,漸漸發現她的文字表述能力很不錯。“我便鼓勵她從自己擅長的方面入手,用文字的形式去表達自我,去與他人分享體驗。與人當面溝通有困難,那我們就先從經營好微信朋友圈開始入手。”
  盡管微信朋友圈本身是一種線上的自我傳播活動,但在解玥瑾看來,朋友圈確實提供了一個展現自我的平臺,這一點,與一些封閉的婚戀網站的平臺大不一樣。譬如這位姑娘喜歡寫作,就把日常感悟寫成小文發到朋友圈;她喜歡DIY美食,就把每次精心制作的美好食物用照片的形式與大家分享。“漸漸地,她說她在朋友圈里開始有人氣了,點贊和評論也越來越多,大家開始愿意與她互動了,對她產生了想要去了解的意愿。” 解玥瑾說。
  在解玥瑾看來,線上的朋友圈和線下的朋友圈有一個共通之處——有人帶著大家玩兒,有人跟著人家玩兒,有人看著別人玩兒。“這是不同人際模式的一種映射。那類即使在陌生的圈子中也能夠迅速融入、如魚得水的人總是令人羨慕。這類人很容易與人接近,信賴人與被人信賴,都不會令他們感到緊張,反而他們會很享受這個過程。但由于朋友圈的真實性,某種程度上,會讓社交能力較低的人漸漸跟上節奏。”
  與頗接近于線下的微信朋友圈比起來,真正的線下交流,確實難度提升了不止一個等級。但對于如今的年輕人來說,并非不可逾越。
  “這幾年,我在實踐中發現,運動類項目,譬如周末組織羽毛球、乒乓球、網球、桌球等活動,能夠調動起單身人士的積極性。”嚴山山表示,“特別是通過這些體育活動,能夠很清晰地看到各位單身人士宅不宅,是不是有迅速脫單的欲望。”而再進一步,嚴山山認為,組織單身人士的旅游活動,脫單的成功幾率更大。“組織旅游,畢竟是組織長時間、跨時段的活動。在不同的場景,會遇到不同的問題,能夠考驗人的品質,同時充分反映一個人的本性。”
  之所以運動、旅游能夠有較高配對成功率,是因為運動、旅游是線下活動,互動時間長,能夠激發人的本性。而真正在異性間的互相接觸過程中,如何更好地交往,則又是更上一層樓的事了。
  好在如今一些大學有諸如愛情通識課之類的課程。譬如華東師大。據華東師大教務處介紹,這門以愛情為主題的課程去年在中山北路校區一經推出受到追捧,后來,學校方面還不得不在閔行校區也推出該課程。
  “本課程旨在以愛情為主題,以20世紀中國為對象,通過對作為社會經典的文學作品的解讀與分析,描述20世紀中國愛情文學的歷史沿革,探究現代中國人的愛情意識、愛情觀念與愛情生活的變遷。”看起來很有歷史感。但無論是毛尖教授講的“愛的面子和里子:張愛玲的《傾城之戀》”,“‘蒼白的姑娘’:楊沫的《青春之歌》”,還是朱康老師講的“瘋狂的愛情:王朔的《過把癮就死》”,都是通過文學作品去引導實踐的。
  除了華東師范大學以外,國內不少院校開展了類似課程。譬如鄭州師范學院的愛情心理學課程上,男女同學之間還要進行模擬表白。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與國外一流的大學相比,國內的心理教育經常停留在面上,缺乏個性指導,而目前大學校園內學生戀愛的比例不斷增加,這種背景下更應該增加一些指導課程,引導學生去認識怎樣談戀愛,以及戀愛中的人際關系問題。
  “在課堂上公開談論愛情操作方式,與公開談論數學、物理公式一樣,沒有什么難為情,因為這也是科學。與其讓學生自我摸索,不如學校主動傳道解惑,讓學生以更科學的態度對待自己的心理和生理,這才是一所大學應有的態度。”熊丙奇稱。
  
心理問題要從童年抓起
  
  在嚴山山看來,他所組織的活動中,總起來說,女性似乎更會談戀愛一些,但有心理問題者的比例方面,男女差別并不顯著。他說:“因為我主要是在組織白領交友。在都市白領一族中,女性人數比例已經超過男性。從男女單身人士比例看,女性確實多一些。如今女孩子優秀的多,單身的也多。”
  而在解玥瑾看來,是否有交往障礙,與性別關系不大,倒是與有障礙者童年時代經歷等有些關系。
  “有位咨詢者曾這樣描述自己的社交狀態:與他人接近讓其自身感到不安。這位咨詢者表示很難完全相信、依靠他人,甚至有人對其太親近時此人也會很緊張,甚至包括父母。所以當愛侶想讓其更親近或主動來親近時,這人就會感到不自在。我通過分析認為,這種回避型人際依戀模式形成于早年,可以說是早年親子依戀模式的一種延續。除了回避型人際依戀模式以外,包括焦慮—矛盾模式等,許多都是早年形成,都潛移默化地影響著自身成年后的人際關系。” 解玥瑾解讀說。
  根據解玥瑾的觀點,類似不會談戀愛的問題,不僅要從大學通識課開始抓起,還要從娃娃抓起。但就像小學語文和大學語文都是語文,又不盡相同一樣,每個年齡段所抓的心理問題是不盡相同的。總之,健康人格要從孩子的童年開始抓起。不過,作為資深心理咨詢師,解玥瑾亦坦言——大家不要給自己和他人貼上“障礙”這個標簽。她說:“障礙這個詞本身就給內心設了一道坎兒。在日常生活中,出現一些社會交往上的困難、不適應,這是難免的,這是很正常的。在原始時代,人類為了生存而選擇群居的生活方式,合群而居象征著安全,這種建立安全感的潛在需求依然影響著我們現代人的行為方式。即使再內向的人,也會有社交意愿,只是或多或少罷了。”
 
精彩圖文
網絡訂閱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