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屋制作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編輯推薦 > 正文

應對新政的離奇大戲

日期:2017-03-01 【 來源 : 新民周刊 】
閱讀提示:其實新政舊政都是希望往好的方面發展,不過到執行時,中國足球上上下下、各行各業、各色人等都各懷鬼胎,沒人琢磨政策希望帶來什么好的改變,只是用對策去搪塞政策。
撰稿|風男子
 
       Mohsen又在不斷通過WhatsApp給我發消息,我不知道怎么回,有種拉黑他的沖動。他是來自伊朗的經紀人,手里有不少伊朗國腳以及一些中東地區的好球員。這兩年,他盯上中國市場,知道往中國俱樂部賣人能大賺一筆,所以也會不時問問我這種足球圈的小嘍啰。我之前回復他,不用再推薦球員來了,中國足球有新的規定,亞洲外援名額被取消了,你的球員這兩年在中國基本不會有銷路了。對此,Mohsen表示各種不理解。后來,可能通過其他途徑確認了這條消息后,他終于消停了。最后一條收到他的消息是:“我手上現在有馬拉多納,有沒有中國俱樂部想請他?”我看到后,當機立斷,把他拉黑了,這吃相有點太難看了,中國足球在世界足壇的眼中就是這么好欺騙?不過事實的確就是,落后就挨打,道理再簡單不過了。
  所以,我是絕對支持中國足協新政的。只是這個新政的誕生頗有趣味性,聽說當時足協內部召集所有俱樂部老總一起討論新政時,還有一個很奇葩的方案,說是有外援進球的中超聯賽比賽,勝方只算2分,有中國球員進球的不管怎么輸,都可以拿到1分。我納悶,他們還真會拿到臺面上來討論,看來大家奧數都沒白學。
  很多人說,突然削減外援數量是中國足協不職業,只管政策不管俱樂部利益。拜托,難道允許4+1外援不也是中國足協的政策嗎?還有人說,強行要U23首發是拔苗助長。中國足球從來也就沒有過好的土壤,討論怎么培育球員的問題,和中國足球有關的在座各位都彼此彼此,就別再誰指責誰的方法對不對了。更多中國年輕球員有更多時間能夠在中超出場,肯定有鍛煉價值,很簡單。
  反對聲音非常大,我考慮了一下,大多并不是針對政策到底是否有效果,而是影響了太多人的利益。從俱樂部、球員、教練到外部的經紀公司、投資集團等等,大家的“蛋糕”和自己在菜單上看到的圖片不同了,所以急了。
 
讓大佬們操碎了心的亞外
  
  新政公布之前,上海上港花費700萬歐元買入烏茲別克斯坦外援艾哈邁多夫,年薪翻了三番,而這筆交易還被新聞媒體冠上了“物美價廉”的形容詞,我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物美價廉”這個成語在中超聯賽中的意思——“只要管用,多少錢都劃算”。但是現在沒人這么說了,因為中超取消了亞洲外援的規則,只要不是中國人,一律視作外援。所以俱樂部第一個急,早這么說,這個錢買個在歐洲五大聯賽效力的球員也是綽綽有余了,何必要個在俄羅斯踢球的烏茲別克人,而且現在這個亞外同時也失去了肯定可以上場的那個名額。雖然亞洲外援上,可能大多數俱樂部都沒像上港這樣砸錢,但除了山東魯能之外,目前所有其他的中超俱樂部都有自己的亞外球員。魯能算是在這條新政上占到點便宜,不過沒有實際意義。
  因為一直有亞外名額,雖然只有一個,但是中超俱樂部的大佬們之前也是為這個亞外操碎了心。別看魯能現在隊內沒有亞洲外援,之前他們的亞外可以算水準最高的了,他們從巴西弄來一個國腳級別球員儒西萊,你不要以為魯能老總不懂地理,不知道巴西是南美不是亞洲,魯能短時間內幫助這個儒西萊買了個巴勒斯坦國籍,聽說花了不下200萬美元,于是中超最強亞洲外援誕生了。
  不要以為只有魯能一家這么做,老早以前北京國安就弄過一個巴西外援,因為有澳大利亞國籍,所以算亞外(澳大利亞足協目前歸屬亞足聯);河北華夏去年的土耳其外援居呂姆,一樣擁有澳大利亞國籍;河南建業的西班牙前鋒帕蒂尼奧也是來中國前弄了一個菲律賓國籍,而且這個帕蒂尼奧還真的屁顛屁顛地去菲律賓國家隊效力了,說實話還真一下提高了菲律賓國家隊的水準,他還進了球幫助球隊在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中絕殺了巴林這樣的強隊。還曾記得中國隊進十二強賽的最后一輪比賽?還就是因為菲律賓隊在另一組中阻擊了朝鮮隊,幫上中國隊一個大忙。中國人這錢也算是花得值了。
  就一個亞外資格,都已經讓這些人挖空心思琢磨了,那在其他外援上,大家絕對是開足馬力,秉持一個宗旨,能花5塊錢的,絕對不花4塊9。這幾年里,這些俱樂部瘋狂砸錢買外援,而且持續每半年就更新一次,簡直失去理智。
  最喪心病狂的代表,恰恰不是為了買奧斯卡花了6000萬歐元的上海上港,而是上海綠地申花。我也并非要吐槽他們給早已過了巔峰的特維斯3000萬歐元的年薪,我要說的是有人知道申花目前擁有多少個外援嗎?答案是8個!你沒看錯,是8個!分別是——登巴巴、特維斯、莫雷諾、金基熙、馬丁斯、瓜林、保羅·恩里克、羅梅羅。
  而新政下的中超只允許3名外援出場,雖然登巴巴(租借土耳其貝斯克塔斯)、保羅·恩里克(租借巴西累西腓體育)和羅梅羅(租借西班牙阿拉維斯)三人租借在海外俱樂部,但是剩余也有5個。在人員綽綽有余的情況下,新賽季開始前,申花還是強行從南美買來了巴拉圭球員羅梅羅,并馬上租借去了西甲的阿拉維斯。
  緣何只能上這么幾個外援,卻還不斷地囤積外援,申花給了一個很有說服力的說法——外援受傷,但是現在哥幾位都租借在外好好地踢著呢。這里面的“生意”懂得自然懂了,我再給大家點明一句,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幾年的申花,不管成績好壞,主帥基本維持一個賽季必須要換一個。如果沒有目前新政中對外援加強限制,估計申花高層人員遲早奮力一搏囤積超過10個外援,哪怕都不具備上場資格也沒關系,趁現在俱樂部愿意花錢,能坑多少是多少。你說這種事能不管管嗎?
 
U23爭奪大戲
 
  說完外援,再關起門來說說自己。
  新政中最大爭議就是U23名額問題了,中國足協要求中超中甲俱樂部的一線隊報名球員中至少報名4個U23球員,而比賽中的18人大名單至少有2個U23球員,首發11人中必須有至少1個U23球員。
  其實十幾年前中超初期時,中國足協也有過類似規定,當時要求更高,必須是U21球員。當年中超也出現了頗多奇觀,許多場比賽都是進行十幾分鐘就換人,把那個首發的U21球員給換下來,這十幾分鐘就是走過場完成任務,由于執行得相當不順利,也由于領導班子又換人,所以這個規定只維持了兩個賽季。
  我倒覺得以上這種情況可能這次不會發生,畢竟對于比賽而言,這一個換人名額也很寶貴。正由于這樣,轉會市場上關于U23球員的爭奪,絕對是2017年的中國“最佳電視劇”。
  先說一個球員叫徐天沅,1997年出生,經常入選中國國少隊以及國青隊,天賦相當不錯。很早就出國去往西班牙踢球發展,和他一起的就是林良銘,林良銘通過運作進入了皇馬青年隊,而徐天沅進入了巴列卡諾U19A隊,參加西班牙青年聯賽中水平最高的榮譽聯賽。
  坊間一直有傳言說,之前皇馬是先看中的是徐天沅,因為一些細節問題,沒有操作成功,才變成了現在的林良銘。去年下半年,由于徐天沅年齡已經超過19歲,所以必須注冊到巴列卡諾B隊,但是在和經紀人的協調中,關系出現了裂痕,最終巴列卡諾B隊并沒有給他報名,徐天沅爸爸最終于去年11月決定和巴列卡諾提前解約,開始在中超俱樂部間找機會。
  就這樣一位20歲不到的球員,薪水要多少?徐天沅爸爸給出了300萬年薪以及600萬簽字費的要求,同時由于和巴列卡諾解約時涉及幾十萬歐元的解約金,也需要簽約俱樂部來報銷。
  我本覺得這有點異想天開,但是新政來了,還是我太年輕讀書少,最終河北華夏幸福拿下徐天沅。在此之前,據說,徐天沅爸爸還拒絕了天津權健的250萬年薪+500萬簽字費的報價,恒大好像本來也愿意給600萬簽字費,但是年薪上恒大只愿意給預備隊的3萬月薪工資。
  其實很好理解,新政之下,有個這樣水準的球員作為U23首發,不管花多少錢都值了。多提一句,河北華夏幸福其實并不缺少U23的球員,本來高準翼這樣的國腳級別球員已經轉會到他們球隊,還有1995年的桂宏這樣的實力派,但是多搶一個是一個,最終形成了現在的結果。
  這也不是個別現象,為了這個U23,花更多錢的絕對是天外有天,比如山東魯能,從葡萄牙甲級聯賽(第二級別)托里什俱樂部花了450萬歐元買下劉軍帥來充實自己的U23陣容。這里就不一一列舉了。
  另外,我最近全程關注一場離奇的撕逼大戲,完全是新政后,大家吃相都太難看了所致。主角名叫南松,也是個1997年出生的孩子。這位球員青少年時期一直在延邊踢球,全部注冊在延邊體校,一直踢到了2015年。年滿18歲以后,南松符合可以在國外踢球的條件,于是通過經紀人運作,去了韓國K2聯賽(第二級別)的FC富川,而今年冬訓一直跟隨重慶力帆俱樂部,并且準備轉會加盟這支球隊。
  原本如果沒有新政U23的規定,可能這事也就翻篇了。但是如今,只要是稍微有點能力的U23球員都成為了大熊貓。延邊富德俱樂部首先聲明,當初根本沒有同意過南松轉會韓國FC富川,完全是南松本人突然失蹤不知去向,而且至今南松在中國的參賽證以及護照等個人身份證明都在俱樂部手中,延邊在看了韓國那邊的注冊信息后,認為南松偽造了所有證明以及護照,才能夠在韓國完成注冊。
  隨后,南松在個人朋友圈發表了聲明,不過此聲明中沒有對延邊提出的偽造證件事宜進行反駁,只是說明當時轉會韓國是得到了中國足協的允許,并且此前也從未和延邊富德俱樂部簽訂過任何職業合同。
  不得不說,兩邊開撕都撕得很沒水準,有點自己也不清楚規則到底是怎樣的味道。作為注冊方,延邊體校更應該來出面指出問題并列舉證據,而不是延邊富德俱樂部,畢竟俱樂部和體校不是直接的法律關系。作為球員,南松的說法本就不符合國際足聯的規定,因為18歲以前本就不能簽署職業合同,但不是說你18歲以前所在的培訓俱樂部或者機構單位就不具備你的任何權益了。國際足聯在這方面是保護青訓機構的利益的,滿18歲以后轉會離開,是需要給予原培訓機構轉會費或者補償的,甚至未來的轉會中,也是需要給予原培訓機構一定比例的補償。所以,南松的確不可能就如此簡單地加盟韓國俱樂部。
  最近我看FC富川也表態,愿意配合延邊方面調查此事,代表韓國人心虛了,明知理虧,還是盡量想辦法和平解決,否則他們也會面臨被處罰的境地。最倒霉的無非是吃瓜群眾重慶力帆俱樂部了,他們本就嚴重缺少U23球員,好不容易看上南松,也有望引進,韓國主教練張外龍也對他青睞有加,連一線隊集體照都拍了,但沒想到現在都快到轉會截止期了,發現這筆交易基本要吹,俱樂部上下都懵了。更有意思的是,新賽季的第一輪還就是重慶力帆對陣延邊富德。
 
誰是大贏家?
 
  寫下本文前,我剛看完中國超級杯廣州恒大對陣江蘇蘇寧的比賽。恒大1:0獲勝,算是拿下新賽季的第一冠。兩天后轉會窗關閉,一周后聯賽就開打了。雖然我支持新政,但這個新政十八條出臺的時間還是非常詭異,給人措手不及的感覺,包括大多數俱樂部都沒有心理準備。
  仔細想想,這個新政頒布后的第一個贏家,應該還是廣州恒大,贏在他們太過靈敏的嗅覺。首先他們好像先知先覺一樣,在外援上根本沒有動作,只是由于韓國外援金英權合同到期離開,相應位置補進了目前的韓國國腳金亨鎰,而且一分錢轉會費也沒掏。就算現在情況下,聯賽中可能這位韓國國腳作用不大了,但是恒大畢竟有亞冠可以打,亞冠聯賽中還是實行3+1規定,允許亞外名額。其次,恒大很早就開始布局U23球員,去年恒大花費2000萬人民幣從馬德里競技引進了當時國奧隊的隊長徐新,雖然上個賽季都沒怎么用,不過新賽季中1994年出生的徐新正好是目前新政中規定的U23適齡球員。另外去年下半年,恒大還做了一個動作,將名不見經傳的1995年小將王靖斌租借到日本J2聯賽(第二級別)岡山綠雉隊,半個賽來,在日本一分鐘也沒踢過。不過在萬達杯的比賽中,里皮將王靖斌挑選進了國家隊的陣容,而此時王靖斌還從未參加過任何一次職業比賽,于是就這樣,他的職業生涯首秀竟然就是國家隊比賽,并且還鬼使神差地在對陣克羅地亞時進了球。由此可見,國家隊主帥里皮的2000萬歐元年薪中,恒大需要幫助中國支付其中的1500萬歐元,那是多么的明智。
  不過老司機也不是一帆風順,最近恒大隊內1996年小將胡睿寶公開和恒大撕破臉,表示想要加盟英超豪門曼城。恒大不肯放人,胡睿寶的經紀人甚至準備把恒大告上國際足聯,因為和恒大的合同中明確寫到如果有出國踢球的機會,恒大必須放人。本來是值得高興的事,畢竟能去更高平臺對球員不是壞事。如今局面下,這局棋顯然就復雜了。恒大擔心放人之后,胡睿寶將來會去其他中超球隊,成為恒大對手,所以希望加入回購條款,避免類似情況發生。但胡睿寶方面拒絕,甚至也不同意租借的方式出國踢球,這顯然有點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了。目前扯皮還在繼續,我在耐心等待下集。
  其實新政舊政都是希望往好的方面發展,不過到執行時,中國足球上上下下、各行各業、各色人等都各懷鬼胎,沒人琢磨政策希望帶來什么好的改變,只是用對策去搪塞政策。新政出臺后,大家都在研究爭議最大的外援以及U23名額問題,沒有人關心十八條中大部分是希望俱樂部落實青訓工作。其中有兩條我覺得非常重要,第一中超俱樂部必須擁有至少U19、U17、U15三個梯隊;中甲至少擁有U19、U17兩個梯隊。我發現就中超目前仍然有6個球隊不符合這條規定,而中甲更可憐,除了剛剛降級的浙江綠城和剛剛升上甲級的麗江嘉云昊符合規定外,其他全軍覆沒。各隊的方式無非就是都申報擁有梯隊,但實際上梯隊從不參加任何中國足協的U系列梯隊比賽。還有一條就是每年俱樂部預算的5%必須用于青訓培養。這條就更寬泛,要嚴格執行難度頗大。
  所以新政任重道遠,希望不要被這難看的吃相嚇到夭折。
  
鏈接:哥倫比亞的奇葩U19新政
 
  無獨有偶,折騰年輕人政策的足協不只中國,哥倫比亞也這么玩過,不過是針對U19年齡段。
  該政策強制一名U 19的球員上場,足協規定這名球員必須每場上場至少1分鐘,否則就判該隊0比3輸給對手。因為只要上1分鐘就可以了,所以所有的球隊都是在比賽進入傷停補時的時候再換上U 19的球員。
  申花的哥倫比亞外援莫雷諾回憶說:“我記得當時有一場比賽,傷停補時2分鐘,不知道怎么回事踢了快1分半還沒有死球。我們主教練急瘋了,你想想,我們那場比賽踢的是一支強隊,好不容易1比0領先,這要是被判0比3輸了該多冤啊!所以教練當時直接沖進了場地,跟我們一個隊友說,你快點給我倒下來啊!后來他倒下來了,我們才終于有機會換人了,好險!”
  后來,哥倫比亞足協修改規則,要求U19球員必須首發。各隊又出了奇葩的對策,每支球隊開場都有12人熱身,開場第一次死球后就雙雙換下U19球員。甚至球隊之間還約定:這次你開場就把球開出界外,我們一起換下U19球員;第二循環時輪到我先把球開出界,然后一起換人。
       再后來,這政策就取消了。
 
精彩圖文
網絡訂閱
俱樂部專區 / CLUB EVENT
鬼屋制作 29663167031687975978681449771628161525973860925085722475343290809947970142832181996542139937731975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